问题答疑

如何方能悟入佛之知见——黃念老答弟子問

2017-09-29 10:52:50 点击数:

 

 问:我们应如何做方能悟入佛之知见?是去好好念佛念咒呢?还是去研究经典呢?

 

 黄老答:大家谁有高见?怎么入佛知见啊?还是要好好念咒啊,还是要去研究经典?这里头还有一个,这个提出了要去研究,要去修持,这两方面都是对的,就不离开这个嘛。同时,在入佛知见的同时,就是舍掉了你原有的世间知见,所以这里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字,是「舍」字。

 

 所以这四无量心:慈无量、悲无量、喜无量、舍无量。很多人把这个舍字讲得讲错了,讲浅了,以为这个舍是施舍的舍,很多人恐怕就这么讲,这么体会了,这个讲错了。施舍这一度包括在慈悲里头了,你既然慈悲,怎么能不施舍呢?所以人家要财物,给人家财物;人家要你头目脑髓,给人家头目脑髓;是不是,有要眼睛给眼睛,舍利弗那时候两个眼睛都给人家了,人家说是臭的!这就是大乘不好当啊。所以这个舍在慈悲里头就有了。

 

 

 问:是不是应该舍见? 

 

 黄老答:对。就是舍了你自个儿的一切见,一切分别、一切见。所以「舍身容易舍见难」,就是舍在这儿。我们就是有一个成见,这个成见很牢固,所以我们现在这个老子的话:「为学日增」,做学问一天天进步,一天天增加,这个高等代数,学了微积分、微分方程,还有学了更新的这些数学,什么拉氏变换等等等等好多东西。这增加了,你本来不会的,现在会了。现在更有很多东西,计算机啊好些方面,这种种新的技术,譬如超导啊、超导体啊,你这学不完的,「为学日增」。

 

 「为道」呢?咱们中国基础很好,就是有了孔子和老子这个基础,孔子完全是人乘道的登峰造极,老子是天乘。为道是日损,去掉东西,损失东西。所以修道,这就跟咱们《心经》那个「无所得」是一样。现在很多人修的这样,我得点什么,得点什么,得点什么,全走上错路了。要无所得,这是去东西,所以在修行过程中我们只是去东西。我常打比方,咱们修行的人要像剥笋皮一样,当然顿,一下没有剥笋皮了,我们现在难,没有那么顿了,没有那么顿,那就渐渐修,渐渐修那就像剥笋皮。这就是说你剥一层,去掉一层粗的脏的,看起来还好看一些了、干净一些了,但还不是笋心,你还要剥。剥到无可剥了,没有可剥了,那就是笋心了,那笋子都干净了。到无可剥的时候,那笋皮就尽了,舍到无可舍的时候,那就是,「本来」就显现了。

 

 现在我们就是要剥笋皮,要去掉这个笋皮,要意味着一个舍,是去东西,不是添东西。往往我们修行喜欢增加什么,增加什么;会有所增加,你增加了禅定的力量了。你本来是坐三小时,能坐五个小时,能坐一天了等等的;你可以发现这个通、那个通了,这个增长了;或者你能发现你有辩才了,你这个说法无碍,横说竖说都……,这个都可以增长,但这都不是道,道是日损,去掉东西。

 

 所以我们真要入佛知见,就是要体会这个,要去掉一切有所得心。「必须除尽有所得心,方能行至行不到处。」这个佛知见是行不到处,不是你修行所能达到的地方,所以称为行不到处。

 

 所以昨天那个大手印讲,你要是执着的话,一切的什么生起次第、圆满次第、气脉明点,不但没有好处,反而成为障碍。这话很尖锐啊!大家我们都要很好的猛省,自已过去是不是这样?对于这个有一剎那的相应,你无始的重罪都消灭,不一定要开悟啊。这一剎那你能相应,就打个火花,打完就没有了,就能灭无始重罪,所以这个它殊胜啊。所以必须除尽有所得心,方能行至、你才能行到,到什么地方?到那个行不到处,那个由行所不能达到的地方。这个回答呢,就是比较彻底的回答。

 

 但是我们下手呢,就「行解相资」。就你所提的那个问题,两方面,两方面都重要。如法修持是行,要看经闻法思维是解、理解。要行和解互相资助,是个知识分子,就天然注定就是走这条路了。「行而不解,增长无明。」所以那个国清寺的和尚,听见到处都是念佛、 风声雨声都是念佛,他上吊了,他念佛增长了什么﹖增长了无明啊。这个地方很厉害,有很多人修,劳而无功啊,他以执着的心哪、有所求的心哪,这样的去修,不相应嘛。所以蕅益大师说,你要是没有信愿,念得如铜墙铁壁、风吹不入、雨打也不透,不能往生!

 

 所以我这个话,我都是引经据典,我没有一点是我自己独出心裁的地方。都有圣言量,都有古人大德作支持、作依据。所以「行而不解」,因为你这个行,它就应该使得你无明薄,起作用啊。无明薄了之后,你就应当理解, 自然就会理解。你行了半天还不能理解,那就是你这里有偏差,你没有走上正路,那么所增长的就不是觉悟了、不是智能了,增长的是无明了,不然不可能不解。所以我刚才说,禅宗的事情,我现在常常就是这个我也懂了、那个我也懂了,过去都是不懂的。过去一句中三句,我就知道他一句。他那个三句,奥妙,禅宗的一句中三句,等下我也跟你们说说,他这一句话中包括三句。所以「行而不解,增长无明。」「解而不行」,有一些佛学家,到处讲经的人;我说讲经的人如果不真实念佛的话,早晚要从他弘法的正愿,滑到谤法的岔路上去,十分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