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坊

黄念祖居士:《心经》讲记

2016-01-24 11:41:35 点击数:


黄念祖居士讲述


      抓紧了,时间抓紧了,我们就开始看一下。这个今天呢,实在是心情十分的欢喜,这个二十四年了,二十四年前,在这个房间里头,会面老师。那么这次会面之后,大概不出十天,老师就往生了,(从那以后,当然后来来过。)那是六五年底,(六六年就文化大革命),今年八九年,二十四年,中间经过多少挫折、变化。今天又能在这间屋子里头,大家相聚,纪念老师,而且我们还是向大家汇报老师在我家里讲经,我的笔记。所以这是一个很殊胜的因缘。这一点我们看得出,就是说老师的这个宏愿啊,已经圆满了,继续还要增长,还要无限的增长,无限的放光。因为这一部书,是将来什么经都灭了,还要留下来度众生的一百年的一本书。当年,前三四十年,我当时就很——或者说很冒失,或者怎么样吧,我就说:大家知道无量寿经有九种,将来独留在世间度众生的是哪一本呢?我说不是其余的,一定是夏老师这一本。这话,不是夏老师说的,夏老师从来没说过这样话,(说:“就我这本留”,没说过这样的话。)这是我说的,那现在,证实了,你看他这个书……也很想,咱们大家很想听《心经》,而且夏老师《笔记》,我什么纸片儿东西全都给我抄光了,但是这个,也是特殊的因缘,也是冒了生命的危险,给保留下来了。所以我常常讲啊:从夏府上,我就接受了很多的法益。这是世内的桃源啊,也就是人间的极乐。(那么今天,我们要这么来看。)那么下面,我们就开始录音了啊。


      这个就是夏老师在解放以后,在我的家中,来给大家说的开示。当时有的时候是临时来的,所以当时老师来了,我们临时能通知的就是俞府、齐府,离我很近,夏老师一来,我就骑着车子转到这两家,所以他们有时能参加,还不只是一次。

 

      今天我们先以夏老师讲的《心经》为主。(这是一个内容。)但是夏老师讲《心经》,他是画龙点睛啊,他没有把整个的《心经》讲完。最后,又从《心经》画龙点睛点到了净土。所以,把这一段夏老师的开示,向大家作一个汇报。

      我这个笔记,记东西有一个特点,很多是原话。我又不能速记,我怎么能够记住原话呢?就是夏老师说的好几句话,我记一句。所以,所记下来的这一句是原话。但是只管这么记,这一句一句加起来,回头一看,很好一篇文章!而且都是夏老师讲的精华。所以,今天大家听到这个笔记,也等于听到老师亲自在讲,因为很多是原话,尤其是重要的地方,那绝对是原话!所以这个因缘很特殊。

      首先,夏老师就谈的是什么呢?谈到说这个经的时候。佛说《阿含》说了十二年。因为说了《华严》,大家不懂,佛就想般涅槃,那时梵天请佛转法轮,佛就答应下来,就说《阿含》。

      下面,夏老师的话,我把它念下来:“佛说《阿含》十二年,继说《方等》八年,然后说《般若》二十二年。”

      这前头是夏老师的话,底下我做一点解释。我们可以看到,佛说般若的时间很长。佛说《阿含》,是为小乘、小学,说一些最基本的东西。方等,就要转换了,就是呵斥小乘,赞叹大乘——方等的精神。后来说到大乘,就说到般若。最后说的圆顿教。这般若非常重要,说的时间很长。

      这前三句是夏老师的话,底下我再把夏老师的话我再念一段:(把它分别出来,不要跟我解释的混在一块儿了。)“《心经》三百字,包括《大般若经》全部。《心经》译本,在清以前,可考者有七种,常读是玄奘大师所译。”

      说《心经》只是将近三百字,可是包括了《大般若经》全部的内容。《大般若经》是六百卷。《华严经》只是八十卷,八十华严是最多的,还有六十华严,还有四十华严,《华严》不过是八十卷,后头加上《普贤行愿品》,是八十一卷。但《般若经》是六百卷,也就是二十二年所说的。那么《心经》三百字就包括全部的《般若经》,这话很重要啊!咱们研究了《心经》,不就是研究了全部的《般若经》、佛二十二年所说的法啊!

      《心经》的翻译本在清朝以前,可考证的有七种,在这个里头,玄奘大师所翻译的最简单了。所有的原来译本我都见过,有很多还都是跟普通经典一样,从“如是我闻”开始的,如是我闻,佛怎么样,这个法会有多少多少人,谁、谁、谁怎么样,然后舍利弗问话,这才引出观世音菩萨对舍利子讲。这一段是中间的。最后也还有,大家都是:“皆大欢喜,信受奉行,作礼而去。”所以,这个经头经尾还是有的。我们这一本是玄奘大师的,鸠摩罗什大师也是如此,只翻译了当中一段。一般大家所念的都是鸠摩罗什的,但是《心经》念的是玄奘大师的。全经是省译了。这是刚才夏老师这一段,我稍微把它解释一下。

      底下我们再念原文:“玄奘大师取经时,从玉门关出,有三百余人,归时仅一二人。玄奘出玉门关后,困难重重,无法前进,有老人授此经,乃克服困难,到达印度。”

这说明玄奘大师得这个译本的因缘。出国的时候几百人,这一路上都活不成了,都过去了,困难极了。出了玉门关以后,在困难中遇见一个老人,得了这个经。有的书上记载,后来玄奘大师又到这个地方,再找这个庙,再找这个老人,找不着了,连这个庙也没有了。所以这个经的来源就很殊胜。用老师的话,其他人死了这么多,玄奘能克服困难,能够自个儿还回来,就是得利于这个经啊!

      底下就是夏老师原文:“玄奘大师所译最完善,文字少而摄义多。”

      这个也就是大家都念的原因。

      底下是夏老师的话:“今日讲述是经,当前之法会,实甚稀有。”

      就赞叹当时在我家里,夏老师说这样一个聚会是实在稀有。

      底下就讲经题了:“《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经题这几个字,可包括一大藏教,若能明得,即明得大教。”

      这几句话很重要。这个经题《般若波多蜜多心经》没有几个字;这几个字,就包括一大藏教,还不仅仅包括六百卷《般若经》了,整个释迦牟尼佛的一代时教,全包括进去了。“若能明得”,你能明得这个经题,你就明得整个的大教啊!这种话,不是透脱的人,是说不出来的;不是通宗的人,说不出来的。你从文字上去搞,你最后登峰造极就是当个佛学家。这个是极殊胜的话。

      底下夏老师着重讲了经题,经文没怎么讲,这是很大的特点。这个特点就使我想起当年梁武帝请志公。志公和尚是有神通的,是大神通,神变得不可思议。梁武帝就因为他神变,说他是妖人,把他圈到监狱里去了。圈到监狱,他照样出来,到处还是去做功德,所以梁武帝你圈他也没用。后来很尊敬他,他请志公讲《心经》,志公说:“我不能讲,你们国里有一个人能讲。”说:“谁?”“傅大士能讲。”傅大士是居士。把傅大士请来了,傅大士升座,拿出一个尺,一挥,下座。志公说:“大士讲经竟。”大士讲经讲完了。所以梁武帝在遇见达摩之前,就遇见傅大士,他都吃不消。梁武帝自己讲经,讲得天雨妙花,但是他对于这些大德,他还是吃不消。这个要知道。

      所以夏老师也不是那么样一字一句像现在教师讲国文似的那么来讲。不过我回头“画蛇添足”,我把他补上。

      底下就讲了,咱们先念原文,不然就搞乱了,“般若是体,波罗蜜是用。若非波罗蜜,则般若何用?”

      《般若波多蜜多心经》,“般若”是体,体他一定要起用,要有作用,“波罗蜜”就是用。“波罗蜜”咱们要把他翻译出来,是“彼岸到”,外国文法跟咱们中国文法常常是颠倒的。咱们是“到彼岸”,他是“彼岸到”,这叫“波罗蜜”。如果你这个“般若”,不能够“波罗蜜”,你不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不能从此岸渡过烦恼到达彼岸,那这个“般若“有什么用啊?这就是上头话的意思。

      底下又解释了,夏老师说:“般若有三:一文字般若、二观照般若、三实相般若。”

所以有三般若,这是非常重要的。

      “波罗蜜有六,曰: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及般若。亦可分为十。”

       “波罗蜜有六”,这六个是万行中归纳为六,实际是无量的殊胜的修行;“曰: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

      底下再读原文:“般若,译为胜妙智慧。人人本有,不从外来。名为自性、真如、菩提、圆觉、方便,均可。乘般若船,才能渡生死海。”

      这一段就说了三个般若、六个波罗蜜。有文字般若、观照般若、实相般若。这头两个字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波罗蜜”就有六种“到彼岸”。布施,你要把东西给别人;持戒,你要遵守戒律;精进,忍辱,禅定,加上般若,这是六度。

      “般若”是什么意思呢?过去说,这意思太多了,咱们中国的语言,你不能很好地表达他,就不翻译,所以“般若”没有翻译,就只有音,般若(bo re),寺庙称为“蓝若”(lan re)也是这个字。古时候是读“班若”(ban re)。“般若”要译,可以译为“胜妙的智慧”。

      我们译为“智慧”,往往就跟自己所体会的“智慧”混淆起来了,等同起来了,那是大错;还有的把“世智辩聪”也等同起来了,那就是错得不知哪儿去了。“世智辩聪”对于学佛,说起来,不是好事,是坏事,是非常坏的事;一个具有世智辩聪的人和一个精神病者,学佛的困难是同等的,称为“八难”哪!——你看看,这聋子、瞎子、哑巴、精神病,加上世智辩聪等,这都是属于“八难”。——聋子,讲法他听不进去;哑巴,他不会提问题、不会说话;瞎子,看经看不见;精神病,精神错乱;这和世智辩聪是一样的,困难一样的。“般若”全不是这回事,现在勉强可以翻作“胜妙智慧”——很殊胜、很微妙的智慧;这是“般若”。

      这个“般若”是什么呢?这底下就重要了——是人人本来有的。大家以为,我博学多闻,我就有了“般若”了,这就恰恰完全错了。是你本来有的,不是从外面得来的,不是从外面进来的。所以禅宗说:“从门入者不是家珍”。什么是门?眼睛、耳朵这是门,从这里进来的,不是你家里头的宝贝。“你本来有”啊!——这个话就是般若,告诉你是本有的。这是任何其它宗教、任何学术里没有这样的内容!

      这个“般若”,又可名为自性,名为真如,名为菩提,名为圆觉、方便都可以。你要坐上“般若”的船,你才能渡过生死这个海洋。“生死如大海”啊!你怎么样才能渡过大海?你要有这个殊胜的“般若”啊!乘上“般若”的船,才能渡过这个海,到达彼岸。“波罗蜜”的意思是“到彼岸”。

      夏老师的原话:“波罗蜜是到彼岸。此岸是生死,彼岸是涅槃,中流是烦恼。”

      打一个譬喻,这一岸是什么?这一岸就是生死轮回,一口气不来,下辈子变什么你不知道,你轮回永远不休。六道中,人已经觉得酸甜苦辣不是滋味了,人还是善道。你变成畜生,最常见的是猪,猪不但它自己是被杀,而且它的子子孙孙注定都是要杀头的,而且肉要吃光的,这比人就苦了。

      畜生底下还有饿鬼。鬼,没有鬼不饿的,一吃东西,东西都变成火。为什么要放“焰口”,“焰口”这两个字怎么来的?就是口里头冒火,就称为“焰口”。修这个法是密法,就是解除它这个火,让它把东西吃下去,所以人死了要放焰口,就是这个功用啊。鬼底下还有地狱。

      这是生死之苦,轮转不休,这是此岸。彼岸就是涅槃啊,涅槃就是寂灭、圆寂。“圆”,德无不备,所有这一切德,没有不具备的,所以叫做“圆”;“寂”,障没有不除的,所以叫“寂”了。一切障碍他都没有了,那是彼岸,清净了,“生灭灭已,寂灭为乐”,所以涅槃是彼岸,中流就是烦恼。

      底下就是夏老师的原文了:“般若的反面,是无明、愚痴。般若既是本有,为什么当前是无明?”

      这个问,问得很好。一成为语言,就有了对立面了。和般若相反的就是无明,就是愚痴嘛。“无明”就是生死之本啊。那么,般若既然是本有的,为什么现在你是无明呢?

夏老师的话:“这是由于:背觉合尘即无明,转识成智即般若。”

      很精炼。你背着了觉悟,你去跟这个尘合。“尘”是什么呢?不是尘土的意思,这是佛教名词,色、声、香、味、触、法都是尘,称为“六尘”。一切所看到的颜色,所听的音声,尝的滋味,身上那种感触,鼻子所闻的香臭等等;意,思想所能分辨的种种是非,都叫作“尘”。你背觉去合尘,你本有般若你违背了它,你就是追逐于这美色、美声、美味啊,向它去追求、爱恋啊,这叫“背觉合尘”。跟尘去相合,跟觉相背,这就是“无明”。

      为什么你本来是般若,现在成这样?就因为你背觉合尘,处处在背觉合尘嘛!是不是?怎么能恢复本来呢?已经这样了,怎么能恢复呢?“转识成智”。咱们是“八识”——眼、耳、鼻、舌、身、意这是前六识,第七识是末那识,第八识是阿赖耶识。把这个“八识”转成四种智慧,就是“般若”。所以要有“般若”,你才能使这个“八识”得到转变,这个转变就是“般若”。

      底下又是夏老师的话:“能参加今日道场,皆多生因缘。善根、福德、因缘缺一,皆不能参加,此道场真百千万劫难遭遇者也。”

      这句话也适用于今天咱们这个聚会。能参加这个道场,都是多生的因缘啊。哪怕有人来帮一点忙,做一点工作,根本不是佛教徒,那么耳朵里头能听进去一句半句的,都是不简单的事。这个善根、福德、因缘缺一都参加不了。这些事它就是有障碍,今天那个车就差点成障碍。所以要知道,就是这个事难办,别的事都好办。你要想成一个道场,弘扬一个佛法,做这种事,最难最难了。缺一你都参加不了,不定什么地方出障碍了,自个儿或者什么。所以,这个真是百劫、千劫、万劫难遭遇。

      “劫”,是个时间单位,代表时间,一劫的时间有多长呢?这个数就不好说了。这个“数”你说不清,你也说不完,你要说万、说亿,你要说多少亿?你说不完呢。只能打个比方:四十里见方一个大石头,天人穿着极轻的轻纱,五百年下来一次,用纱在石头上这么轻轻的一抹,多时把这个石头抹光了,这叫做“一劫”。所以就说:“三途一报五千劫”。有人听这话,就马马虎虎,你不知道你一入三途之后,你要受这报,你要出来这个报,你得经过五千劫呀!这是多长时间啊!不能掉以轻心啊!这是百千万劫难遇的事。所以大家难遭遇的能遭,就必须要把握这个机会,在今生解决问题。今生能不能?你过去多生多劫都修了,过去多生多劫你都修了,修了半天,你今生就只是这个样,你再这么转下去,转到哪天才转出来呀?所以就要下定决心,这一生解决问题呀!


      底下就讲到经文了,就是说:“观自在,即观世音。慈观、悲观、智慧观。梵音、妙音、海潮音。《观音赞》(大师所撰)如能体会很好。”

      观自在就是观世音,一位菩萨,两个名号。佛菩萨都有无量的名号,观自在就符合《楞严》里头耳根那个法门,他就是观自在,反闻闻自性。这个《法华》寻声救苦,就是观世音。哪儿有人一念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就到,就救你。所以观就是“慈观、悲观、智慧观”。声音就是“梵音、妙音、海潮音”。这是经上的话。夏老师说:《观音赞》很好,希望大家能体会。经里头有《观音赞》,我们对“观音”进一步了解。

底下又是原文:“最要注意者是般若。如何下手?实相是体,文字是相,观照是用。由文字而观照,而实相。”

      既然是这么重要,那我们就问怎么下手?不是说了三个般若嘛,实相般若、文字般若、观照般若;这个实相般若是本体,观照般若是作用,文字般若是所显现的相;文字这不就是相吗?大家看到这文字,所以就从这文字般若下手啊;所以离开文字般若是不行;从文字上下手,从文字而观照,我们从文字里头的意思我们来观照。这个观照也有利根,也有钝根;这一般的根器来说,告诉你“色即是空”这句话,就可以常来“观照、观照”嘛;你爱恋这世间上的好东西,那不都是“色”嘛;听说哪儿家俱展销,我赶紧换套家俱。西装展销……这都是“色”!你想这“色”都是“空”啊!你好一点、坏一点有什么关系嘛;你这不就好了一点嘛;下手还是很容易,一步一步地从文字而观照啊,最后你要是都能“五蕴皆空”,那么就慢慢地就可以证入到实相了嘛,就是这样。

底下又是夏老师的话:“六度皆能到彼岸,但均不能离般若。”

      菩萨修六度,六度每一度都可以到彼岸,但是每一度要离开了般若,就不能到彼岸。所以前五度如盲,前五度跟瞎子一样。(所以现在一些人禅定,很多人得了很好的作用,你看我这儿来了一个人,他这个禅定的………)

      “例如布施,施小孩以刀、以有毒菌食物,则不可。”

      给小孩刀玩,有毒菌食物当然不行。所以布施,没般若不行。那怎么布施呢?

      “布施如三轮体空,则可到彼岸。余例此。”

      怎么叫有智慧布施?就是“三轮体空”。“三轮”,比如我拿1000元救济有困难的病人,我内不见给钱的“我”;外不见得钱的“病人”;中间也不见这“1000元钱”;可是我的钱给他了,这就是“三轮体空”,这样布施才能到彼岸。你想做件好事,给他1000元,这是“著相布施”。“著相布施”得人天福报,如仰箭射虚空,是射上去了,一会还会掉下来。其他“六度”亦如此。

      底下是夏老师的话:“怎么能一门深入到彼岸?非般若不可。云何般若?曰:观自在。佛法可以少文而得多解。观自在,观用目,可以用耳,指慈观、悲观、智慧观。观什么?曰:观自。什么是自?身体是自否?那是假的。要紧的是观自己在不在。一切时中不失正念,不离佛法,则在。观汝自己在不在,是初下手方法。常常在,则一根还原,六根解脱。”

      这一大段很重要。什么是“般若”?就是“观自在”。佛法可以用很少文字而得很多解释,有无量的含义。“观自在”,“观”什么?就是“观”“自”。什么是“自”?身体是“自”吗?当然不是,那是假的。“我”从来不是这样,从前的“我”早死掉了。大家也是一样,一切都在变化,刹那刹那生灭。一会儿功夫就死多少细胞,生长多少细胞,起很大的变化。所以身体不是“自”,早晚都到火葬场,变成一堆灰,怎么能是“自”?是假的。

      这个地方,夏老师没说出答案。什么是“自”?没有说破。所以有人老觉得夏老师讲话总留半句。这非常必要……用文字不是像解释名词,而是让你自己去领会。底下很“具体”地告诉你什么是“自”,你没法理会,但“你”“在不在”,你还是可以知道的。

 

      怎么知道“自己”“在不在”?这很好下手:在一切时候,你是不是正念?你心里想什么?你“不失正念,不离佛法”就是“在”。“观”“自己”“在不在”是初下手方法。所以要教会自己返“观”、返“照”,就是这件事。常常“在”,老在老在,“一根还原”,六根都解脱。这段很重要!

      底下又是夏老师的话:“如不知观自己,不知自己在不在,则不能算入门。”

      你不能这样做,不能“观”“自己”,不知道“自己”“在不在”,你就没有进佛法的门!

      底下又是原话:“修行人须经过多少困难、失败、流泪,才能入门。六祖是一超便入门。”

      六祖这是一个特殊……先说到这。

      你是要经过多少困难,流多少眼泪,受多少挫折,你才能真进“门”啊!例外的是六祖一超直入。

      第二,底下夏老师说:“行者第一步从观自在入手,观自己念头在不在,有哪些毛病和习气。最要紧的是破我执。根本问题是改造自己,成就自己。不能护疼,哪里疼,哪里下针。”

      这很好,第一步就是观自己的念头,菩萨善护己念。我们受戒,这比丘的戒,你有了行动,才是破戒;你要是受了菩萨戒,思想中动了,就是破戒。现在大家就这么随随便便就受戒,不把这个重要性给大家讲清楚,那你时时都在破戒之中——不是你做了坏事才是破戒,你思想一动就是破戒。——看了一个美色,看了一个裸体女人,心里一动,就破了色戒了,破了淫戒了。所以要在“观自己的念头”上用功,善护己念。

      要知道自己“有哪些毛病和习气”,自己要有自知之明。这最要紧的是要“破除我执”,我们一切毛病最主要的是——我执;最大的毛病就是一个有“我”。这个“我”字可确实是不容易去掉啊!

      “根本问题是改造自己”,所以一个人他不想改,就没有成就。“改造自己”就是”成就自己”。所以,我跟我那个大师妹说:“你一贯正确。”——就说你一贯没有进步嘛,老以为你那个是正确,你就没有“改造”嘛,没有“改造”,就不会有“成就”。“不能护疼”,那疼的地方,正是毛病所在。

      最近来了一个女的,她在美国、在台湾都是一个头头,到中国这几天讲《楞严经》,讲《维摩诘经》,讲《六祖坛经》,南方还有人请她讲。她通过政协、通过法源寺教务处来跟我联系,她要来,我说让她来嘛。谈了两次,头一次她谈她怎么样怎么样,第二次再来提问题的时候,我一追问,她就讲错了,而且最根本的地方讲错了。她跟那个沈家桢在一块儿,我连沈家桢也一块儿批评。她就是“护疼”,这一点我给她指出来了。她把那个”入流亡所“的“入流”,解释为入声音之流,我说:“错了!入闻性之流。”她跟我抬杠,后来她说:“这注解都是这么说。”(都是我这个说法。)我说:“那就对了,我说的跟注解一样,单独你一个人这么说。”她就不知道,她那个是“护疼”。注解她都看过,她不能拿来改正自己,她“护疼”啊。她这是“护疼”,你得舍得疼,“下针”啊!哪儿疼,哪儿下针啊。这一过程,你一发现毛病就护着它,让它在那儿存在。

      这一段是真实的般若,所以夏老师说,“察过、去习、毋自欺”,就指的这一些。

      底下又是夏老师的话:“度烦恼必须般若,观自己在一切时中有无把握。菩萨炼心,如矿师炼矿。矿石成金后,不复成矿。”

      我们现在怎么样呢?我们要常常看自己在一切时中,自己有没有把握。“菩萨炼心”,就好像咱们冶金师、矿师炼矿一样,把这铁矿石熔成了铁浆,炼成铁,把这金矿石炼成了金子。炼成了就是炼成了,它不会再成为矿石。

      底下就是夏老师的原话:“菩萨,具名菩提萨埵,觉有情义。”

      这“菩萨”翻译过来就是“觉有情”。

      夏老师又说:“不能观自己,不能自觉,则不能觉他,则不名菩萨。”

      这一点,我这些年所主张的和夏老师的开示是一致的。现在很多人都是想出去跟人“讲”,想去弘扬,办这个办那个。一看夏老师这个话就很清楚了,你不能观自己,你不能自觉,你就不能觉他。美国有一个人很积极,我说,度众生你不能着急,你想给人带路,你这手电灯里没电,你给人照路,那还不是彼此一摸瞎嘛,一摸黑嘛;你首先手电灯里得有电,你得有光明,把路照清楚,不然就是一盲引众盲。一盲引众盲的事情很多,都喜欢给人说,以为在说法,其实在谤法,你不能自觉。夏老师原话在这儿,大家要记下来:“不能观自在,不能自觉,则不能觉他,则不名菩萨。”所以我们为觉他而自觉,就这个意思。

      所以在我的《谷响集》里,头一篇文章就是这个,我们的发心就是要利益别人,最大的利益就是让别人觉悟。要让别人觉悟,你自己得先觉悟。既然觉悟是最大的利益,你自己觉悟嘛,你也得到利益。但是你这问题是为什么?是为利他,觉他而出发的。这个不同于小乘,小乘就是自利自觉就完了。这是为了利他觉他。你不这样,你不能觉他。这个大夫医术不精,你就要给人开方,你庸医杀人啊!或者你不杀人,吃完了药有后遗症,这个病好了,那个病来了。

      底下又是夏老师的话:“深般若的深字应注意。众生浅见,不深则不能入门。不圆发三心,则不是佛教徒。”

      这是夏老师地话,我解释一下。这佛教徒很不好当,这是有严格要求的。你得“圆发三心”才是佛教徒;你“不圆发三心”,你不能算入门,你不是佛教徒;你组织上入党了,思想上不入党;你组织上参加了佛教,你思想上不是。圆发三心,“三心”者,直心,深心,大悲心。

      底下又是夏老师的话:“三心者:一、直心,直中也有方便,不得其直也造业,无般若也不行。二、深心,不能停在表面,深心也离不开般若。三、大悲心,无般若也不能解决问题。”

      解释要圆发三心,是哪“三心”呢?第一是直心,直起直用,正念真如法一。夏老师说,这直中也得有方便。你就直起直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曲里拐弯,你这里有时也搞出错误等等的,都是障碍。深心就不能停在表面,要深入,这是简单的解释,这也不能离开般若,没有般若你钻不下去。大悲心,要普度一切,没有般若也不能解决问题。这个就没有很详细地解释“圆发三心”。

      圆发三心,就是发菩提心。这个发菩提心,我们还是应当很好地注意。所以这个《无量寿经》里头往生的人,都是“发菩提心,一向专念”。所以有人只注意,在我怎么能念得好,他没有去检查:我发心到底发没发,发得够不够?结果是两道题目,你一个题目没分,另一道题目得一百分,也考不取呀!就是这样。

      底下是夏老师所说:“三心未发信非深,故不能称为佛教徒。”

      这三个心你没有发,你的信不是深信;你信得不深,所以不能称为佛教徒。

      底下夏老师说:“三心都不能离开般若。能‘行深般若’,则‘照见五蕴皆空’。应知是用‘照’,不能用想。‘照’是智慧,不起分别如镜。”

      我们要行深的般若,行深般若波罗蜜嘛;“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夏老师说,你不是行“深”的般若,你就不能“照见五蕴皆空”。“照见五蕴皆空”这个“照”字很重要——那是“照”,不是“想”。为什么咱们也能讲《心经》,也能讲得头头是道,咱们没有“度一切苦厄”呢?因为咱们这是“想”,不是“照”,“照”是智慧啊。

      举一个例子。打个比方说,他这个不分别,“照见”东西象镜子一样,这个跟咱们那个照相机的底片就不是回事了;照相机的底片照一回就不能再照了,它留下痕迹了;镜子呢?谁来都可以,来三个人出三个人,来五个人出五个,张三走了,李四来出李四,张三再回来又出张三,不起分别,不留痕迹,清清楚楚,麻子就是麻子,胖子就是胖子,有胡子就是有胡子,一根也不会多,一根也不会少。所以这个“照”,镜子是一个很好的比方。所以我们对一切事情要像镜子就好了。

      底下夏老师说:“如何用照?”既然如此,怎么来用“照”?

      底下夏老师又说:“太末虫能缘一切,唯除火焰。妄想无孔不入,独不能缘般若。起心即错,动念即乖。故不能用想。”

      “太末虫”,(这就是佛的伟大了。)“末”是微末,“太末”,是极微末。极微末的虫是什么呢?咱们叫细菌,细菌还不是极微末?这个细菌哪儿都能呆,哪儿没有细菌?到处有细菌。种种的细菌,唯独不能在火焰上呆。咱们的大夫都知道扎针,过去最原始的那个消毒办法,给张三扎了针,把那个针在火上烧一烧,然后就可以给李四扎了,这样消毒。因为那个针扎后,有些细菌什么的,在火上一烧,细菌就消灭了,它不能在火焰上生存。所以太末虫哪儿都呆,就不能在火焰上呆。咱们众生的妄想是无孔不入,没有地方它不能呆的,就是不能呆在般若上,这一点咱们要信下来了。所以有人看了点经,看了点什么,认为我这就“是”了,你这就是跟释迦牟尼佛抬杠啊!你还是在用“想”,你不是用“照”;真实般若,你那个想是永远达不到的。就请死了心吧;如果你认为是达到了,那就是你错了,不是达到了,你是错了;因为“起心即错,动念即乖”呀!心一起念、一动都是错误;所以不能用想。这是夏老师的话。

      底下大家注意:“这些话等于佛说。”

      上面这些话,等于释迦牟尼佛在这儿说的。所以大家要记住,这些话很重要!这就是对于上面的肯定。

      底下又讲经了:“经中‘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均指般若。”

      般若就是人人本有的,也就是自性,这本有的智慧、本有的本性,本来无生,也无灭。它不受一切污染,“不垢不净”,也“不增不减”;在凡的人一点也不少;不但在凡的人不少,在地狱中的人,这个般若和这个佛性一点儿也不少;成了佛一点儿也不增加;就是你现在不显,你显不出来,你一显出来就“是”了,你本来有的。“不生不灭”,也不是你忽然生出一个般若来了,它从来也不灭。它也没有染污,“我把它洗干净”——没有这些事;镜子本体没有这个事。——你说那镜子脏,脏不是镜子,这儿有块脏,妨碍你照,你把它擦干净,但是镜子它本来没有脏啊,它“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呢,镜子的光明也不添,也不减弱。

      这里这种解释等于“顿”。一个经有不同的解释,“南梅”的解释就跟这个还不一样。(当时“南梅北夏”是并称,后来“南梅”是以“北夏”为师了,这个事我很清楚。)

底下又回到“观自在”:“观自在,就是看这句在不在。”

       联系到净土,“观自在”就是看你念这一句阿弥陀佛圣号“在不在”。

      “时时有佛号,便得大自在。彼佛何故名‘观自在’?以忘我故,到处无碍。”

      你这儿念佛就是“观自在”。“观自在”,古佛也叫“观自在”;“彼佛何故名为观自在”呢?他就是因为“亡我”嘛,所以“到处无碍”。这一句重要在这,大家注意!

“这句佛号即是真般若,这是最密的核心,是剥芭蕉所见的心。”

      这句佛号就是真般若。有人往往就说《金刚经》跟《阿弥陀经》是两回事,这是对两部经不理解的人说的话。这一句佛号就是真的般若,这句话十分难懂!所以引几句夏老师的诗——“一声佛号一声心”,佛号是什么?就是你的“心”;这佛号什么时念呢?:“迷时不念,悟时念”,念佛号是你悟的时候在念;念的是什么?一声佛号就是一声“心”嘛。——这还不是真般若是什么?

      在我二十岁的时候,我从怀疑佛教到最后变成相信佛教。因为我本来是佛教家庭,但我看到许多和尚、居士还那么勾心斗角、争名夺利,我说这个念佛没用,念了半天,这佛法有什么用?所以我就错会了,我就认为佛法不灵了。大学三年级的时候,考试完了,没书可看,找了两本书看,看了《金刚经》,这才恍然啊!这一次也是多少次的甘露灌顶。在这时候,我就认识到——众生要想达到“无住生心”,只有念佛!这一个认识,是我自己有的;但是这个认识当时出来以后,到现在我认为还是正确的!那时候我还想,可能念咒更好一点;为什么?一句佛号里还有个“佛”字,这句咒里念头什么思想都没有,这就是“无住生心”。

      那“无住生心”还不是般若是什么?——这是真般若,这是最密的核心;佛法最深密的核心,密中的核心;这是“剥芭蕉所见的心”。大家要剥笋皮,我们这个修持就是剥笋皮;外头有好多泥巴、好多什么,你剥一层,剥一层,再剥一层,剥来剥去你就见到笋心了;所以我们这个学佛,你要有剥笋皮的精神,你要剥,一点点剥下去——是“去”东西,不是“得”东西。有的人想“得”,《心经》讲“无所得”,你偏偏要“得”,你就是抬杠了啊。这“剥芭蕉所见的心”是什么?就是这句话——“这句佛号即是真般若,这是最密的核心,是剥芭蕉所见的心。”

      但底下加一个条件:“这句佛号须平平妥妥才算,如与妄想混合则不算。”

      这“平平妥妥”稍微解释一下:“平平”就是平平常常,“妥妥”就是妥妥当当,妥当。“平平常常”,平常心是道——《净语》中讲:“平常即是道,惜君未晓此”;平常就是道,可惜你不知道这个,所以都喜欢奇特;一看见奇异功能,大家就眼花缭乱啊,不知道这都是魔的境界,通通的;这是严新的话,不是我的话;他自己生了病,乱吵乱闹,(你说他这是干什么?)来一个人给他念咒,他觉得压得慌;通通是如此;不是“平平常常”、“妥妥当当”;这一句就是老实念,非常老老实实;“平平妥妥”就是老老实实,就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不要觉得我这儿又是什么“成片”了,我这又是“一心不乱”了,我这又是如何清净了,我这怎么“开心”了;一边念佛,一边还想看见点什么,得点什么感应,这就不“是”;这就跟妄想混在一块儿了——“跟妄想混在一块儿就不算了”。

      底下夏老师讲:“分别是业识,识是染,照是净,照才能知五蕴皆空。”

      色、受、想、行、识,识呀,业识它就是分别;我们之所以知道这、知道那,脑子里能想,是第六意识的作用;第六意识是分别识,它都是染;所以让阿罗汉出生死就是破第六识。他不知道还有第七识、第八识。“照”就是净,清净的;你“照”才能知道“五蕴皆空”。五蕴是什么呢?就是色、受、想、行、识五样事。

      夏老师说:“五蕴中,色是色法,受等是心法。”

      色、受、想、行、识五样事,色是属于色法,这个法是属于色的,有形色;后面受、想、行、识属于思想方面、心的方面,称为心法。

      底下就讲经了:“色即是空,是对凡夫说。空即是色,是对二乘而言。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是大乘菩萨境界。”

      这是对权教的菩萨说,是大乘的菩萨境界。

      这几句,首先是破凡夫的“执”,因为凡夫认为这一切实有。是这样啊!不要认为自己是老修行,你自己真要是检查自己的生活,有一部分你能看破,有一部分你就是认为它实有:“这是真的、实在的”——就是过不去的。

      告诉你“色即是空”,它空了,这是梦中所见的东西;你梦里头不是什么都有嘛,你正在做梦时,你怎么知道它是空啊?,你不是也有滋有味的吗?一醒,啊呀!没那么回事;所以“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啊!——这是梦中事;“如梦幻泡影”,头一个告诉你“如梦”啊!你要想到你现在都是如梦,你还有什么计较,还有什么追求,还去造恶?——就不会了;告诉你这一切事“色即是空”。

      而这样的一个事实,现在科学上已经承认啦——爱因斯坦就说:“物质是由于人类的错觉。”这儿说的是妄想,爱因斯坦他说是错觉;这“错”跟“妄”不是相象嘛,“觉”和“想”不是也差不多嘛。爱因斯坦只承认有“场”,物质是场强特强的地方,没有别的;我们往往说:“这个明明在,这是‘有’,怎么说它是‘空’啊?”——从科学说,就是“空”,就是波动,和作用,没有实质东西;这是科学的解释,它当体就是“空”啊!许多人说:将来是要坏的,不存在了,这是“空”。——那就讲浅了;这正当它存在时,就是“空”!

      这个问题你怎么体会?——你现在这是做梦,你梦中所见的东西哪一件事是实在的?我二十二岁在唐山的时候,亲自就到这种境界——那什么都没有,而不断灭。都空,没有一物,真是“本来无一物”,然而不是断灭。这个时候的安乐是无法形容的。凡夫是颠倒,是错觉,是妄想。

      “空即是色”,这是对二乘说的,二乘就是要破一切都“空”——他就抓住这个“空”了啊,“空”就成了他所执著的“东西”,就变成“色”了。

      “色空不二”的道理是破权乘的菩萨;这是大乘菩萨的境界——就是这个即“空”之中他就是“色”,即“有”之中他就是“空”,完全无二。

      所以这几句话没有解释为什么,他这个讲的都是比较高一点的。

      夏老师的话:“能照见五蕴皆空,即能除一切苦。”

      那当然了,你都“照见五蕴皆空”了,还有什么苦厄啊!

      这里头也有“渐”,也有“顿”。利根那一“见”——五蕴皆空,所以“知幻即离、离幻即觉”——知道是幻,我就要离开幻了,离开幻就是觉悟嘛;《楞严经》里的话:“狂心不歇,歇即菩提”这是最顿的法。但有人不能这么“顿”,那你就慢慢来——一上来告诉你五蕴皆空,这一切都空;慢慢你就淡,淡来淡去,淡到以至于不影响你了;那么也就照见五蕴都空了。

      夏老师说:“《心经》是一切众生出苦慈航。”想出苦海,要靠船啊!

      “六百卷《大般若经》可精炼为一部《金刚经》,《金刚经》又可精炼为《心经》,全部《心经》可归入一句——‘观自在菩萨’,这一句再归纳为一个字——‘照’。”

一个“照”字就是六百卷《大般若经》;这六百卷《大般若经》,一部《金刚经》也就具足其全部义;《金刚经》五千多字,可再精练为一部《心经》,二百多字;一部《心经》可归纳为一句话——“观自在菩萨”。“观自在菩萨”——“观自在”就是大智慧;“菩萨”就是觉有情,就是大悲;“观自在”就是自觉;“菩提萨埵”就是觉有情,是觉他;所以归纳为“观自在菩萨”,则大智、大悲,自觉、觉他,都有了!“观自在菩萨”这五个字再要归纳,就是一个字——“照”。现在大家不会用“照”,但要常常想着这个字。

      这是夏老师的话:“众生有两条路,入苦或出苦,也即是成就自己,或毁灭自己。两条路分明甚,何去何从,各自勉旃。”

      对于一切众生说就是两条道路——一条道路是钻到苦里头去,入苦;一条道路就是从苦里头出来,出苦;这出苦就是成就自己,不成就自己你没法出苦;入苦呢就是毁灭自己;你要是今生错过了机会,“此回若错真成错”,这一回要是再错了,真是大错了;为什么?等于是毁灭了自己,这么好的善根、福德、因缘,得到这个机会,这个机会你没有把握住,还不能出六尘的大海,这不就是自己毁灭自己了嘛!所以“此回若错真成错”啊。这“两条道路分明甚”,两条道路分明极了,是成就自己呢?还是毁灭自己呢?——“何去何从”?你走哪一条路啊,打一个问号。

      夏老师谦虚,自己还感慨地说:“盼大家‘常将有日思无日,莫待无时想有时’。检点起来,自己几十年光阴,究竟花到哪里去了?取得了什么?每付之一叹!”

       所以,真正修行人,没有觉得自己骄傲自满的,总是觉得不足,不足啊;所以“常将有日思无日”,这是一句戏词,《钓金龟》里的戏词,这老旦唱:“常将有日思无日,莫待无时想有时。”夏老师把它用在佛教上了。咱们现在是“有日”,有这口气,你要想到没有这口气的时候。年岁大的人这个时候就不远了。

      “莫待无时想有时”——别等到没气的时候,你还想着有气;那没气就不会再有气了,再有气,当小娃娃了,当小狗了,当畜生还不错了,就恐怕连畜生都当不上,这是很苦。为什么?因为无穷的业报中,你不知道下一篇是什么?不是跟今生就这么联系的;无量劫来你所作所为,你有很多的事,很多都排好了;下一生是你哪个冤家债主他也要到世间来,你也就来还债,这个就把你决定了,不完全是你自己的事;不是今生的事这么简单的(那太简单了!),多生的问题,你不知道下一篇是什么;不但是来生,就是今生,你今天不知明天的事,明天这一篇是什么?没翻出来呢,什么都可能;所以“常将有日思无日”。

      再有,常想今天,我们有佛像、有道场、有法可闻的时候。文化大革命不就给大家……所以文化大革命的后果是我的爱人可以说是我逼她上的西方极乐世界,也可以说是我逼死的,也可以;那个时候真正觉得没有一样东西你能够靠得住的;我说:还不觉悟,还不趁你“有”的时候,你好好地来用功;后来我是错怪了她,很多人比她还差;逼也逼得好处了,逼也逼到好处了,逼得往生了。“常将有日思无日”,像今天我们这样都健康,有闲暇之身,有暇满身呢,善根、福德、因缘具足,还能修持,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

      底下呢。夏老师就说了一副对联,这一次的法会就到这了。
 

      现在主人很殷情,预备了午餐,午餐后我们再接着谈。……既然主人这么热情,咱们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啊!好,咱们休息一下,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