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答疑

(四) “无等光”

2017-07-18 10:39:15 点击数:

 

念老在《无量寿经讲座》四十二集中说:““无等光”。见唐、宋两译,《魏译》是“无对光”。“对”是对比,“等”是等同,都有相等相同的意思。无等与无对只是译者用字的不同,所以可以引用昙鸾大师赞无对光的偈语。偈子是:“清净光明无有对,故佛又号无对光。遇斯光者业悉除,是故稽首毕竟依。”佛心清净,所以佛光清净。佛的清净光明,没有任何其他光明可以相等和对比的,所以称为无对光。没有对等,这是绝待,就没有对待了。用语言文字来解释绝待是说不清楚的,勉强说有点像世间用语中的绝对。绝对,那就没有对待的了。可是大家要知道,你说个绝对早已是相对了,绝对跟相对就是一对,它就有对了。这是语言达不到的,这些道理只有自己真实用功、真参实究。“从门入者,不是家珍”。大家所看到、所听到的,都是从眼耳等门进来的,这不是你自家的珍宝。我又引了一段解释,只有自己去默默的体会,但这一段《楞严经》来说明无对,确实是相当恰当。《首楞严经》佛问文殊:“你是不是文殊?”这问也很怪了。文殊大士答:“我真文殊,无是文殊;若是文殊,则二文殊。”这个意思绝待了。文殊菩萨说:我真文殊,没有什么叫做文殊;倘若是文殊,那就有两个文殊了。所以有人说《楞严》是假的,我刚学佛时,在重庆遇见我舅父梅老居士就问他:你对于这事怎么看?他头一句话:“谁能假的出?”“假的也好!”这就把这些佛学家钻固执考证给破掉了。大家能不能体会文殊这话的意思,真文殊,没有什么是不是,说是说非早就是落二落三。所以无等光,没有对待,正显本经的真实之际。这一段很多,我们的语言也只能说到这儿,苦于娘生的舌头太短,就是广长舌相也说不清楚。所以“三世诸佛只得口挂壁上”,到了最殊胜的地方,非言语所能现,所以称为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