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坊

讲解莲公开示笔记第四会

2016-09-15 09:11:35 点击数:

一九八三年四月十七日   讲于北京莲舍

 

第四会之一 「观自在」 

 

那么上次谈到了密教的《恒河大手印》,里头讲了有这么一个问题,说众生之所以不能出生死,就是有四个原因,第一个是「无明」、第二个是「见」、第三个是「贪」、第四个是「爱」。这个贪爱是属于淫欲方面的事情,主要以淫欲方面为主,当然面很广。那么谈完之后嘛,咱们牛老他很认真,他说是「我的体会呀,这最麻烦的是淫欲了。把无明搁在这个上头,这个是很自然哪。怎么这个还有一个『见』哪,比这个淫欲还,还搁在它这个前头啦?」他对于这个不是很清楚。那么这个问题呢,其实我们仔细一想,一比较就能看出来了。这个牛老的话那是真理呀,是绝对的,这淫欲是难办极了。所以释迦牟尼佛说是,如果在咱们众生里头,再另外还有一件事儿跟这个事儿是同等的,那么一切众生都不要成功,没有法儿成功。好在只有一个,所以你全力去解决呀。所以「一切众生皆以淫欲而正性命」,就在三途六道中轮转。在六道中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淫欲,这话是对了,重要啊。

可是大家要知道,你这个断了淫欲之后,才可以出欲界。所谓「三界无安」,三界是欲界、色界、无色界。那么到了色界就是梵天了,所以请释迦牟尼佛说法的是梵天,不是欲界天哪。梵是什么意思?清净啊,没有淫欲,因为他没有身了,他就只是色呀,没有欲呀。不像欲界天,所以有王母娘娘,这俗话说的,什么太子呀、什么公主呀、什么,就他还是有家庭,有这一套东西,欲界的东西。所以天也有欲界的天,那比我们高不了多少。三十三天,俗话说三十三天玉皇大帝,都是欲界。所以你要不断淫欲的话,你怎么修,就最多修到玉皇大帝那个地方就完了。那么断了淫欲呢,再要修呢,你可以到哪呢?到色界。再修的更精深一些呢,可以到无色界。总之没出三界,没出生死轮回。你怎么才能出生死轮回呀?那你首先要断见惑,所以你看出来啊,那个淫是好办一点儿的,是吧。

断了淫出欲界,你断了见惑才是初果,把思惑也断尽了这才证阿罗汉,再不入三界了。你看这不就是吗,所以这个「见」就摆在这个「贪爱」之上。你把这个见思惑都断了,你仅仅是阿罗汉哪。你离菩萨、佛还远哪。你得破了无明才是菩萨。所以无明再在上头,更难破。所以古德才有这么样一个层次,但是井然!佛法是谨严,是科学,超科学;科学没有这么谨严哪,那绝对的,不容你怀疑。所以有的人就看到,说总觉得跟我这个不对,我就想改它一改。你错了,只有他改自己,绝不能自己改他,这一点千万大家要注意。这就叫善学,用佛教的东西改我。所以就是牛老这个问题,我们对以前的问题再补充一下,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提出来今天普作供养。所以我们再三说这个「见」的重要就在此。

而且在咱们这个世界的外道这断淫的,六十几种外道,跟狗一样的过日子,苦行外道,他哪有淫哪?他断淫,断淫很容易。但是你叫他放弃他那个外道的苦行那个见,他不干。种种修行的人很多。所以你看断淫这个好多人做到。咱们这个世界的人,断淫的本事比较大,比天界,比欲界天还高。欲界天还有这个。所以佛为什么到咱们这儿来说法?不是偶然哪。咱们这儿地方,人是很坏啊,可是我们这儿有一个很特殊的两个有利条件:一个比较能断淫,超过天界;再一个比较还能理解。所以南瞻部洲,属于人类难生的一个地方。为什么说「中国难生」呢?这个地方,咱们众生这个罪恶很多,「刚强难化」,但是他也有他较好的地方。所以佛佛都常在这个地方来成佛说法,大家要知道。所以说「中国难生」啊,这个地方有它的特点。这就是把上次的问题回答一下。

那么我们再回顾全部夏老师谈的这个内容,我们主要是从「发菩提心」谈到了「念佛法门」。再底下谈出,要般若。所以这个原文就说,他说是,没有般若不能到彼岸。《心经》就是要以般若作为它的本体,所以提出《心经》,提出般若。那么从这个问题呢,我们上次就把它更推广了一下,没有专谈《心经》,谈了点禅宗、谈了密宗。因为正在看《恒河大手印》,把这个密宗的大圆满大手印,这种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这一些作个介绍。因为什么呢?因为这也是容易犯的一个毛病。一种人就是迷信这个「密」,乱投师父,变成了魔子魔孙,这种人近几十年多的不得了啊。另一种人就觉得这个密跟我们显教不大一样,就说这就是魔,这就是异端邪法,反对,那还得了!「若欲不招无间业,莫谤如来大法轮。」哪!这个大法轮你谤,是无间业呀。所以我们这么说说,大家知道知道,你不信,不理解,不接触不要紧,不能谤啊!不是说大家都要去学《恒河大手印》。同时也证明《恒河大手印》跟咱们中国的禅宗完全是一味的。现在有人连禅宗也不信,所以这个也就是不好办。与过去的这么一比,他也就同意了。有的人就连禅宗也不信,那你由他去不信,那不能勉强,是吧。不过总之,我们呢,信不信还是不敢勉强,但千万不要谤。也不要轻易去信,更不可轻易去修,但是千万不要谤,这个就稳了。所以这个目的呀,除了主要目的之外,还有这个目的。

那么今天呢,我们就要回到夏老师的本文上来。咱们讲夏老师的是吧,看看夏老师给我们的开示。所以按夏老师讲的,陈大师兄所记的夏老师的话。

【心经以般若为体,须有般若才能到彼岸。】

「心经以般若为体」,讲的是什么呢,一切法都有「体」。所以这个讲五重玄义呀,一个经啊,它以什么为「体」,以什么为「宗」,以什么为「用」。你把这个弄明白再去看经。好多人连这不弄明白就看,那你没什么收获。你不知道它以什么为「体」,它以什么为「宗」,以什么为「用」,它是属于哪一「教」。这一种看经就只能是枝枝节节的,零零碎碎的,一句两句的,断章取义。所以《心经》是以「般若」作为它的「体」。

底下夏老师:「须有般若才能到彼岸。」所以这六度,这个持戒、忍辱、禅定等等前五度,前五度光是持戒、忍辱那就是持戒、忍辱。必须你持戒中有般若才是持戒波罗蜜,你布施中有般若才是布施波罗蜜。你要没有般若,你就是布施,就不能到彼岸。足见般若的重要。所以前五度如盲,像瞎子一样。你有了般若,才有眼睛。又说前五度如足,像这个腿,可以走路。你般若才是眼睛,般若如目啊。不可以无足啊,现在正果法师足不行,他就不能下床。我们没有丝毫轻视,就说般若,别的都不重要,那就是魔说。你得有足啊,但是更不可无目。你无目,你尤其是当了领导,你一盲引众盲,那就真是地狱业了。你自个儿把你自个儿带到火坑里去,那你自个儿负责,你把别人也领到火坑里去呀,你就是造罪了。人家好好的,你把人领到火坑去了。所以没有般若,没有眼睛不行啊。所以般若就是这个作用,就是夏老师这句话,「须有般若才能到彼岸。」

【没有不从法界流,没有不流归法界。】

就是没有不从这个法界流出,没有不流归此法界。没有不从这个般若为因,才能够从这儿流出来呀。最后你的归宿还是回到般若上去嘛,因和果是一致的。你初发心发的是菩提心,你最后证果是证的菩提果。没有不从这菩提中流出,也没有不流回到这菩提去,这一个道理嘛。

【观自在】

底下就提到了《心经》头三个字「观自在」。所以夏老师这个地方,我听过夏老师多少次讲《心经》,我这儿还冒了生死危险,把我记录的夏老师讲《心经》的这些东西,从红卫兵那儿我给它弄回来了,这块儿也有,将来有机缘这也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笔记记得很详细。在我这西屋讲的,专讲《心经》的有一次,或者将来写个小册子也都可以,很殊胜,今天我就不太多说了。法是广大呀,我们要发大愿,要把这无上光明的法炬照亮法界,救度众生啊!发起这个大愿,那咱们就有这个机会来听到这些,能信受这些,能理解这些,能奉行这些,都能成就这些。不光是自己成就,最后是一切众生一齐成就。

先指出「观自在」。所以夏老师说,一部《大般若经》六百卷,可以归纳到一部《金刚经》里头。《金刚经》本来就是《大般若经》的一品,那《金刚经》就是五千字啦。那五千字的《金刚经》可以归摄在二百多字的一部《心经》里头。所以大家不一定要贪多。有的人就想这儿看了也不行,那儿也不行,东找西找,你就苦啊。你要能相信这个话,那六百卷的《般若经》就在这二百字的《心经》里头,你研究这二百多字不就等于研究那六百卷吗。所以都有个直接的,有个省事的,有个不那么难,不那么费劲的。现在你看我就没有来得及看六百卷的《般若经》啊。因为什么?因为咱们都是过去有工作,那有个正式工作岗位,佛教算是业余,因为有正式工作岗位嘛。现在退休了,这才真正是我唯一的专业了,不叫业余了,时间在那儿。你看雍正连《华严》都没看,没时间。但是他开悟了,他也不一定要必须看那个,这么高一摞一摞的。

现在就是夏老师就说,这已经二百多字了;二百多字还可以归纳,就是前头这几句话,讲这个讲得极精,就是「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你看看,六百卷的经就在这几个字里头了。这可不就是这样吗!「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一切苦厄都度了,这是结果。方法呢?就是照见五蕴皆空,这就是行深的般若。这个理论,修法都有了,果都在里头了。这一部佛法也就是这个,就这几个字就完了。

再要归纳呢,「观自在菩萨」,剩五个字,剩五个字了。这就在西屋,你们大概那天都在座。这就离文化大革命不远了。这儿法会都完了,我母亲都过去了,春节来的,我临时把他们都约来,骑了车出去跑。这老师来了,我怎么也得大伙儿闻法,所以临时骑了个车出去。我自个儿骑了个车出去转,让家人陪老师。吩咐黄福生请他、陪他来。就是「观自在菩萨」。菩萨是什么呢?菩萨是觉有情,要救度一切有情,这是大悲心。菩萨就是菩提萨埵,菩提萨埵就是觉有情,让有情都觉悟,悲心哪。「观自在」就是智慧,悲智并运。

【自己在不在。观自在,则自己自在。能观自在才是菩萨。】

观你那个「自己」在不在,这是大智慧呀。「自」是什么?自心哪。咱们不是始终讲真心、妄心吗,这就是你这个真心。所以底下夏老师就说,这观自在就观自己「自」在嘛,就是要看自己是不是「自」在,能观自在才是菩萨,此其一。你不能观自在,不知道「自」,就是整个都是妄心,那你不是菩萨了。你得能观到这个「自」。现在大家不能观到这个「自」,你们不认识这个「自」,你相信有个「自」就很殊胜啊,这个事情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所以你只要能信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我们现在也不能一下就说了,我已经就是跟观世音一样是菩萨嘛,是不是?咱们最多要说菩萨也是初发心菩萨,初心菩萨。因为你那个「自」,你还不清楚。能观自在才是菩萨。所以就是说,这个所谓就根据我刚才说的,这都是直指人心,是一件事情。

「自」是什么?就是自心、自性、本有的妙心、咱们的真心;不是分别缘虑的,老要抓一个什么,妄心就是老要抓一个什么。咱们这个真心就是灵知寂照,灵知寂照回头我要讲。妄心就是什么呢,缘虑分别,攀一个什么,攀缘一个什么,老要抓一个什么,靠一个什么。所以我对于它,还要抓一个什么。我现在是对于这个,我是没有什么客气的,因为你抓来抓去,你还是那个老毛病。你毛病就出在这个「抓」字上了,那何有了期呀!哪天你算完哪,你哪一天算完哪!所以就是说,观自在啊。底下这个真心和妄心就是不同。妄心就是攀缘,老要攀个东西,缘个东西;真心是灵知寂照,是无念而知。回头根据《心赋注》咱们再说。什么叫寂?常寂光、常寂照,是无念而知而照。关键就在于一个是有念,一个是无念。



第四会之二 引证《心赋注》- 般若是诸佛之母

 

【行深般若照见五蕴皆空,照字不思索。】

所以《心经》说,接着夏老师说:「行深般若照见五蕴皆空。」夏老师那天在我这儿讲经怎么说的? 说你刚才把这个六百卷的经,最后归在「观自在菩萨」。你还要想归纳,五个字还可以要归纳,还可以归,归在什么?归在一个「照」字上。「照见五蕴皆空」,归到一个「照」字上。妙就妙在这儿了。所以夏老师了不起啊,了不起啊!就一个「照」字就把六百卷的这个《般若经》全部包括了,就是一个「照」啊。「照」字,就「无心」的叫做「照」,一起心动念就是「想」。「想」者所谓是妄想,妄想就颠倒、虚妄。所以就是「照」字,夏老师当时记的,「不思索」。「不思索」,「见五蕴皆空」,就「度一切苦厄」,就解决问题了。所以你也看出这个很直接,没有多少啰嗦。你能够照见五蕴皆空,就度一切苦厄,就没事了。极顿的法,极顿的法!有的人他不相信这个顿,不承认有这个事儿,天下哪有这个道理啊?非得困难了又困难,钻来钻去,这个我才能说这个是差不多了。那释迦牟尼佛没办法给你安排这个道了,实在由于你太愚痴了。真正大乘经典,处处说的是顿法,处处说的是顿法。

【般若就是大神咒,无等等咒。大明咒、无上咒指的是般若。】

 

底下夏老师再又提出了一点,就是般若,后头说:「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有的人就是说,好像这又谈到咒上去了。事实上夏老师说,这个说的这些咒,因为咒是最尊、最贵,无以复加,就拿这个咒来形容这个般若。所以这些咒说的就是般若,不是专指后面那个「阿的阿的」。现在大家念「揭谛揭谛」,原来的音念「阿的阿的」,这都无所谓,念什么都可以,也不用分别了。咱们习惯这么念「揭谛揭谛」就是「揭谛揭谛」。那么就是什么?并不是这个说的大神咒,大明咒,是无上咒,并不是要专指着后头那个咒才殊胜。就是说整个般若就是这个大神,大明,而是咒。所以也就是说,你看显密没有什么分哪。不要自个儿总是喜欢,有人总是喜欢生分别,「显教总是不大过瘾,我要修了密我才过瘾。」这也是一种想法。另一种,「这个密就是不见经传哪,这个就是很不可信,很危险。」甚至就说这就是外道。他这个不就是一回事嘛!这是一回事嘛,手心手背嘛!手背就是显嘛,这么攥着拳手心就是密,一体嘛!哪有没有手心的手背,那叫什么东西啊?那不是一张皮?同时也没有没有手背的手心,也没有嘛。这个显密其实就是这么一回事,就是你妄生分别。所以夏老师对于《心经》略微提了一下,要大家重视这个般若。

那么我们有这个机缘,在一起一块儿研究学习夏老师的东西,所以我们就也再进一步的引证一些。现在引证的是什么呢,就是这个《心赋注》。夏老师再三赞叹这个《心赋注》。在文化大革命之前还讲了一次,但我没有参加,那大概是什么呢,已经搞到那叫「四清运动」了。那也是缠到我头上来了,因为我是教研室主任,那凡是负责人那就不得了,都是对象,那时候还没文化大革命,我就没参加。陈和尚大概参加了。讲了讲《心赋注》,很强调这个《心赋注》,这确实是永明大师的著作。

咱们十一月十七是阿弥陀圣诞,是《观经》啊,还是《阿弥陀经》,哪部经说了阿弥陀佛生日啊?只是讲过阿弥陀父叫什么,母叫什么,这倒有,是另外一部经,不在这里头。阿弥陀当时叫世饶王,后来出家叫法藏比丘,这都有;生日没有,那怎么来的?永明大师生日。也可见大家对于永明大师是尊崇到什么地步。永明大师的生日就是弥陀的生日,弥陀化身。他在禅宗是祖师,法眼宗的祖师。在净土宗是一天十万,是净土宗的祖师,没有谁反对。你排表,有的排张三李四,有的排王几什么的,但是不管你怎么排,里头都有永明大师,净土宗的祖师,这就两宗了嘛。从前龙树是八宗的祖师。在咱们中国国内像永明这样也很少啊。禅宗法眼的嫡孙。六祖之后一花开五叶,云门、法眼、临济、沩仰等等。法眼是其中之一啊,曹洞,这是五宗。他是第三代祖师,第一代就是法眼,中间有个第二代,第三就是,那是硬梆梆了。净土宗是祖师啊,这是公认哪。而且他把整个的教总结为一百卷的《宗镜录》。《宗镜录》是没有任何人可以还价儿的,这是夏老师说的。一提永明大师没有人能还价儿。那周叔迦也说要读三个一百卷,也有这个《宗镜录》一百卷。没有谁还价。你就是想还价也不能还,你不能还价,你要还价就证明你无知。所以这样的大德!这很殊胜,所以将来大家还有机缘看,可以自己选读,来研究。

现在我就是选一点卡片。我最近做这个卡片,上次我是让福良帮着做呀,做的还粗一点,这回我自己做,就是哪一句我都是慢慢挑的。这些东西不要叫它有主要的,还有次要的。不精不大醒目,要叫它十分精炼。摘,真摘,得一句一句的摘,不是一段一段的摘。我也不知道我活到哪一年哪。我这种做法好像我要活好多年。照大夫的看法,你这是瞎闹,你还搞它干嘛呀。一息尚存嘛,为了法,做一点儿算一点儿。总之是,这样若不能饶益别人,起码别人可以还有这样一种工作方法。我觉得这种工作方法是比较好的,你起码可以还有这样一种工作方法,这就用科学里头好的方法,介绍到咱们研究佛法来。底下将来咱们再编目、整理、分类,遇到什么问题,各种卡片一抽,这个问题拿出来,讨论这个问题。我写东西,我要帮助人,你有根有据,自个儿也清清楚楚,放心哪。这是一个新的方法,研究佛学新的方法。一息尚存嘛,就我这两天已经,我这几天又再搞点儿,明天还再做,明天过了之后,后天还要搞。

心赋注》:【恒作群贤之母,可谓幽玄。夫般若者,是诸佛之母。

 

这个就谈到般若了。讲到般若,这永明大师的话,他说般若是恒为「群贤之母」,一切圣贤之母。这个永明大师引出了,「夫般若者」,般若是什么呢?「是诸佛之母」。一切佛都从般若出生。没有般若,哪来的佛去。所以佛母佛母,这个一般总是啊,密宗有个女性的佛,体会得太庸俗。可以这么说,事是这么个事儿,你看现象是如此,你这么体会也可以,体会得太肤浅。实际这都是象征。这个佛,他是出生诸佛的,诸佛得从般若出生。

【故净名经颂云:智度菩萨母,能生一切导师。】

 

「故净名经颂云」,《净名经》就是《维摩诘经》。这个《维摩诘经》上次不是说过吗,咱们这个世界也跟佛土一样,这最主要就出现于《维摩诘经》,《楞严经》也提到。所以那天我在广化寺讲的这个内容,那个陈居士他还问我,好像说:「我也没见过,不知道出处。」希望我来注一注。这个出处,今儿这儿可以说一说,就在这个《维摩诘经》,《净名经》里。佛说:「心净就佛土净」。舍利弗就动了念:「咱们释迦牟尼佛的心净不净啊?释迦牟尼佛那个心要是净嘛,那我们这个国土怎么这儿不净呢?」心里有这个疑。这个梵天,就是刚才说的梵天,色界天。梵是清净、离欲的,所谓梵行就是没有这个男女之欲的。你这一个人是出欲界也不容易啊。你做为一个人在这一生之中只要有过一次男女的关系,你就不能出欲界。你要不修往生法门你就不能出欲界了。所以你要知道这欲界难出就在这儿。梵天就跟他说,梵天就说:「啊!舍利弗,你不要这么想。你看见是这个样,我看的不是这样。我看这个世界跟我们梵天一样的清净。」就是这个,很要紧,这个话。你不要以为就是这个样子,各个不同啊!梵天就说:「你不要这么想啊,你看的丘陵坑坎,我看见你们这儿跟我梵天的情形,完全没有任何分别。」释迦牟尼佛用足趾按地,这个就是一切佛土的庄严与这儿毫无分别,而且一切佛国的庄严咱们这个世界都可以看得见。所以这个事实就出在《维摩诘经》,咱们都要知道根源哪。在《楞严经》同样引了这个话:「我指按地,海印发光。」我这个脚一按地,「海印发光」,这个世界就是一切佛国一样的清净。「汝暂举心,尘劳先起」,你心这一动,就尘劳都起来了。尘劳在你的动之前就起了。我如果说:「你一动念,尘劳跟着就起了。」这就不是佛的话了,哈哈哈,你尘劳先起了。所以众生为什么就变成这样啊,梵天看就不是这样了;到了佛菩萨看,就当然更不是这样了。捎带着把上次的问题再也解释一下。

那么《净名经》的话就是「智度菩萨母」,智慧度是般若波罗蜜,是什么?是菩萨的母亲哪,一切菩萨都是从这个般若波罗蜜出生,出来的。就说没有般若波罗蜜就没有菩萨呀。「能生一切导师」,这个智慧这一度,般若波罗蜜能出生一切导师,不仅是菩萨,连佛都在内嘛,所以称为佛母。这底下就是说,这是永明大师的话。

【所言般若者,即一切众生自心灵知之性耳。…故经云:随其心净,则佛土净。任用森罗,其名曰圣。又若证此一心,则解一切法门。】

 

所以说般若是什么呢,就是一切众生灵知的性。般若是什么呀,你不要推到佛菩萨,就是你们众生本来那个灵知的性。灵知就说的是咱们的心。「灵知」两个字,底下还要作解释,现在暂不解释它。所以就是说,夏老师谈到这个般若,这个般若之殊胜,这是永明大师跟夏老师相同的见解嘛。这个话有人听了,他就会给我提意见,你不应该说永明大师跟夏老师是相同的意见,你只能说夏老师跟永明大师是相同的意见,哈哈哈。上次有类似的一次,他后来跟我说,他批评我。其实这个怎么都可以嘛。所以密宗,那个诺那祖师,她说:「我怎么观想师父啊,要观想师父在我头上,我老想着师父在我头上,师父要拉屎撒尿怎么办?」他说:「哎呀,那这行,你就观想你坐在我头上。」看见没有,这才是圆融啊。她说:「师父在我头上拉屎怎么办?」西藏有这种老太太呀。「那你就观想你坐在我头上。」她后来又对师父说:「师父啊,你这脑袋这么光,我怎么坐?」哈哈哈,所以就是说,这众生知见,跟这个祖师的见解,共同之处不多。

这个就是说,谈到这个般若,永明大师赞叹般若。所以这就把般若说的是什么呢,众生灵知的性就是咱们众生的心哪,不是别的。是观自在。自心自性是谁呀?自心自性是谁的心,谁的性?众生的心,众生的性。每一个众生每一个众生,就是你当人自己的。是不是啊!老八就是老八的,老十就是老十的嘛,这才叫自性。光是老十的对于老八就不能叫自性。那老八我自己的才是,老八就是老八的那才是自性。老十就是老十的,这就是他的自性。那要是对于巴大夫跟我来说,巴大夫的性那就是他性,不是我的自性。自性那就是我的性嘛,当人自己的事儿。这就是一心哪,是众生灵知的性。但是这个性是人人都具啊,这么一个条件你要知道。但是它是自心自性。要证到这一个心,「则解一切法门」,一切法门你都能理解了。永明大师也就在赞叹般若,赞叹这个自心法门。

【佛正法正行中,此心为最。】

 

他说,「佛正法正行之中」,正法的正的修行里头,这个心,「此心为最」啊。所以无差别之中有差别。你什么法都可以修,都是好的呀,但是以这一个法,就是以「知自心」这个法。所以密宗就是五个字:「如实知自心」。「他的密宗不定有个什么窍门,什么特殊方法。」又跑到雍和宫去看那些个像,「这里头不定是怎么着,就是不肯传给我呀,我要是会了这一套,那我就是成了。」那你才是做梦呢。真正的密法就是「如实知自心」,如那个实际知道你自己的心,你自己的事。所以六祖说「密在汝边」。你学密呀,密在哪?密在你那边。你跟我找密?找了那不是你的事儿。真要说到密,密在你那边儿,认识你自心去,那是最密呀。所以这个「此心为最」。底下举了些例子。

【如太子生,具王仪相,大臣恭敬,有大声名。】

 

就如这个一出生就是太子,太子还在那儿拉屎撒尿什么的,还得要人抱,多少大臣得磕头啊!多少大臣、多少才华、多少汗马功劳、多少学士,你得给这「小把戏」磕头啊。你的修持,种种修持,修次第法,修这个法,修那个法,种种的道理,只要他这一认识此心的人,你就应当,当然这是打比方说,就应当顶礼呀。

【如迦陵频伽鸟,壳中鸣声已胜诸鸟。此菩提心有大势力,如师子筋弦,如师子乳,如金刚锤,如那罗延箭。具足众宝,能除贫苦。如如意珠,虽小懈怠,小失威仪,犹胜二乘功德。】

 

「如迦陵频伽鸟」,这个鸟特殊,它这个没打破鶏蛋壳的时候,这鸟就会有它的声音哪,它的声音压过一切鸟。就是极赞这个心的法为最。所以为什么大家去,夏老师讲这个,就把这个最好的告诉你,大慈悲呀,大慈悲呀。底下就是,

【举要言之,此心即具一切菩萨功德,能成三世无上正觉。】

 

「举要言之,此心即具一切菩萨功德。」这个心,你要能观这个心,观自在嘛,你要能观这个心,就是具足了一切菩萨功德。不是要去三大阿僧祗劫,你六度万行一点点去修啊。只要此心要在,你就具足一切功德。所以观自在很要紧。所以说「片刻不在,便同死人。」这观自在,片刻不在这个真心上头,你就跟死人一样。《净修捷要》也说,「暂尔相违,便堕无明。」你暂尔和这真心相违,你就堕到无明里头去了。所以能够观自心就是如实,不能观自心那你就是另一方面。

大家说:「自心我又不认识,我自己怎么观哪?」这个咱们保留一下这个大问题。那么今天我给大家收集些很重要的,今天咱们有个总结,最后把彻悟大师的一段话作个总结,又再汇归净土。把这一切知见,讲到这个众生知见,佛知见,讲到一心,这一切再回到净土,那就真正知道不二。

那么盛赞此心的功德,什么是此心呢?当前大家都有这个心,要想着这个。这儿说要观自在,这个心,这个心我又不认识,这个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哪?所以这个卡片就回答这个问题,「心到底是什么?」所以永明大师这个内容,就是用语言文字来回答这个问题到了登峰造极了。众生你没有开悟之前,你要想比量的能够体会一点儿,也只有从这个里头去会通。所以永明大师他写了一部《宗镜录》,他说:「你就看吧,看到哪天开悟为止啊。」你看来看去是可以开悟的。我自个儿的经历也证明了他这一点哪。我很得力这个《宗镜录》。就是难读啊,通身是问题,通身是问题。你没有这么些问题,它都是问题,累是累极了,好不容易苦思苦想把一句一句弄清了,把这个问题回答了,另一个问题又来了。一百卷通身是问题。所以大家不提问题呀,这个就没法儿深入,我跟大家说。一百卷通身是问题。那是真累,没有看什么任何书比这个书再累。什么高深的数学,我也搞什么拉氏变换,什么什么这个高深的这些乱七八糟东西,什么新的数学,还有什么更新的一些什么东西,都没有念这个吃力。这个禅宗啊,这个禅宗要能懂,《宗镜录》能够啃得下来,你要去搞科学,那你没有什么叫难的了,只要你花工夫就是了。你不花工夫当然不行,不花工夫当然你不懂。花工夫了,就没有什么为难的。现在所以先赞一下,大家用心听一听。就是用语言文字说什么是心,这到了登峰造极了,而且是最正确的说法。永明大师也不是就说自个儿的,他也引证啊,也引证一些书,一些引录的经。首先引证《禅源集》。



第四会之三 引证《禅源集》- 空寂之心 灵知不昧

 

【禅源集云:夫言心者是心之名,言知者是心之体。空寂之心,灵知不昧。即此空寂之知,是前达磨所传清净心也。】

《禅源集》说:「夫言心者」,说这什么是心哪,这个「心」字,「是心之名」啊。咱们说心,「心」这不是个名字吗。录音机,这不录音机的名字吗。什么叫心?心是个名字,这个字是个名字。「言知者,是心之体」,说你知道不知道的那个「知」,说那个「知」字,那是心的本体啊。这就告诉你,你心的本体是什么,就是「知」。这个地方大家很容易。这个「知」字,所以语言它有限制啊,光一个「知」字,大家也就说,说是这个「见闻觉知」都是毛病啊!「知」之一字是「众祸之门」哪。怎么单提个「知」啊?在咱们语言文字中只还有这个「知」字可用,再换了别的字,毛病就更大了。既然用语言来说,用文字来写,就只有这个「知」字是最恰当了。你要去换任何的字,你就是比这个更差呀。「知」,光这个「知」,那不我说嘛,这个「知」字还有是「众祸之门」哪。所以这个「知」也加一点形容嘛。再说的详细点,就是说这「空寂之心,灵知不昧。即此空寂之知,是前达摩所传清净心也。」这个说的就详细一点。

前头把「体」和「名字」,你别把它混到一块儿。一说「心」,那是个名,是叫它的名字。它的本体是什么,就是「知」。这就是很简单扼要。那么底下咱们再要理解得详细一点呢,在这个空,毫无所住,寂然不动的这个心;可是这个毫无所住,寂然不动的这个心,不是断灭,不是顽空,是「灵知不昧」。昧是愚昧呀,不愚昧,没有什么昏昧,「灵知」。是灵知,加个形容词。所以说,后头就是用两个字「灵知」,区别于咱们众生这个「知」。「灵」,不要把它看成神灵的灵字讲,「灵」就是说的是什么呢,那个空寂的那个「寂」字,寂而常照的那个「寂」啊,灵明啊!所以这个莲池大师《弥陀疏钞》一开口就说:「灵明洞彻,湛寂常恒,大哉不可思议」呀,众生的本心。他指的灵明,「明」就是寂明啊,是灵明啊,形容这个「明」。现在这个「知」是灵知啊,灵明的知啊。「寂」,清清楚楚,「明」是明明白白。明明白白之中而超乎咱们所谓一般的这种相对的这种明白,这就称之为灵明啊。所以灵知就是这个灵明的知。

在这个空寂的心,这个灵知从不昏昧,常照,寂而常照。真是这样啊!每人每人的那个心在那儿常照,在你一切烦恼,极端烦恼之中,没有一个时候它不照,没有一个时候它不存在,没有一个时候它是真正昏昧了,就你自己不知。所以就是还有一个卡片我还没做,在众生极烦恼的心中,有如来在那儿结跏趺坐,从来不失。就这个空寂的知,空寂的知,不是起心动念,那个不空不寂。有所住就不空,有所动就不寂,不寂净了。所以空寂的那个「知」,就是达摩所传的这个清净心。这不就是直指人心,给你道破了!用语言文字给你说清楚了!所以就是说,没法再清楚了,没法再清楚了。

【然由迷此知,即起我相。若了此知,刹那成佛。】

 

我们就是由于迷了这个「知」就起我相啦。在这个「知」中就没有「我」呀,离一切相,空寂就没有一切相了。由于你不认识这个「知」了,所以你就起了我相了;起了我相,一切相都起了。那么你要是「了」了这个「知」呢,照「了」了这个「知」呢,刹那成佛!看见没有!所以我常说这事儿容易,我常说如反掌啊,哪有那么难哪?就在这个地方,就在这个关键上,一个「迷」,一个「了」。所以那天跟他们讲,这《楞严》的话,其实《楞严》有很多极殊胜的话,但是读《楞严》的人,他对于这些话他不管,他不管,他熟视无睹。「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离见,斯即涅盘真净。」大乘经典是一味的。那天巴居士问孙居士:「怎么就说的一样?」它真正的到法上就是一样的。它不到这一步,那就是种种说不一样了,那不一样的多了。都按照我说的就有人批评我嘛,它有不一样的,还有好些不一样的呢。到了真实,到了实际中那就是一样的。真实法中就没有两副啊。

在「知」,没有「知」没有「见」,那不成了木头石头了?修了半天要你这个木头石头干什么?就有人是这么修的。所以古的时候书上也说。现在我也听人亲眼见过。你就放下一切,什么都不想,你入禅入定,就心同槁木死灰,最后最后你人就跟那个坐着的凳子长到一块儿去了,就入了这种所谓的「枯木禅」。现在真有,就是小乖呀,他亲眼见。这是我们个亲戚,福生知道,他亲眼见。广东就有一个,这个已经是跟木头一样了,整天就坐在那儿不动。一个人在那儿也没死,什么都没了,也不吃饭,也不动气儿,连脉搏也没了,而一直坐在那儿不能动。后来,人就跟坐的东西长到一块儿了。他不知道坐了多少年了,几百年,多少年下去了,就有这么一个。另外,他还告诉我,栖霞山还有一个,现在的,他住的那个洞离公路不远,你一进公路,洞里头就看见他,他在那儿坐着呢。有的还说老百姓好事儿,有的好人给他点儿,喂他吃的,他还能咽,有的小孩淘气拿石头打他,冲他。也没人保护他。反正他也不能动,也不能干什么,就这么待着。你搞成这个,最多是到无色界。什么都没有了,不能出三界啊,是一个歧路,错误的道路,不解决问题。所以还是要知要见。要没知没见,教你修了半天,修成跟木头石头一样,你跟那木头长一块儿了,跟石头长一块儿了不能动,再也不能动了,所以没人去动他。书上这么说,实际上就有这事儿,就有这人,这不证实了嘛。所以书上的话,经典的话,没有什么话说是

就是要「知」呀,但是你不能「立知」,把它抓死建立了这个知见。说我对于这个我不对,我就要换一句,你把这个我来我攥住,这个就我要奉行的,我要立住这个。这个回头又不对了,回头又换一个。要「不知不见」,我就要「不知不见」,他总是要「要一个」。那就是无明本!这话就给你说透了,「知见立知,即无明本。」所以这个经典,这个佛恩难报啊!像《楞严》是不许出口啊,古德是把肉剌破了,因为它太宝贵了,它不许出口啊,他把肉剌了,他背了好些。剌了之后,又用这种纸不怕潮,剌开了肉,用裹着把它塞进去之后缝上,查不出来。到了中国之后再赶紧开刀,到了广东,赶紧开刀把它取出来。这么弄来的,你知道这个宝典哪。那么智者大师听说那个印度有《楞严》,天天拜求,求能读到这个《楞严经》。因那时还没能来,因缘有时候也不是那么容易啊,后来都到了唐朝才来。智者大师是隋朝的,差一个时代。

那好啊,「知见立知,即无明本。」反过来呢,「知见离见,斯即涅盘真净。」知见它又离开见。所以我老告诉你们「离」啊,你们这就要抓呀,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谈的次数不知多少次了,希望咱们大家取得些进展。不是没有知见,「知见离见,就是涅盘真净。」是什么,这顿到极点,就是在一立、一离之间。不是这一转手吗!你要立、离,这不是一个转手、返手吗!立就是无明本,离就是涅盘真净,你看看!一时不能懂不要紧,这话搁在那儿,慢慢去参去,慢慢去参去。所以「知见立知」,就是无明本,这个「知」就成了众祸之门了,无明之本嘛。「知见离见」,就是涅盘真净,那就是众妙之门了。所以这个「知」字不能随便换,经典都是这么说的嘛。这个是引了《禅源集》。

【故心要笺云:心法本乎无住。无住心体,灵知不昧。】


又引一部书叫《心要笺》,心要的这个著作叫《心要笺》。他说:「心法本乎无住。」心地法门嘛,心地法门以什么为本?以无住为本。所以《金刚经》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大家这个事儿再好好想一想。你必须抓一个什么,这不是有所住吗?既然叫你无所住,你偏要有所住嘛,这个事儿就不好办了。无住啊,无住啊。这个无住的心体是「灵知不昧」。这儿也是「知」字,是灵知不昧,是灵明的知道,没有昏昧,了了常知啊。

【又况如一摩尼珠,一灵心也。唯圆明净,空寂知也,都无一切差别色相,以体明故。对外物时,能现一切差别色相。色相自有差别,明珠不曾变易。】

 

比方像一个摩尼的宝珠,这个摩尼宝就像咱们的心,怕咱们不懂又打个比方。你看,这个古德永明大师慈悲啊,怕咱们不懂,他又打个比方,像摩尼的宝珠,这个摩尼的宝珠就比方咱们灵知的心。这个宝珠它是圆的,它是光明的,它是干净的。珠子嘛,那还不是光明、干净、圆嘛。这个圆、明、净,打比方,就是咱们那个空寂的知。咱们那个空寂的知就是圆的,圆照一切,是明的,是清净的。明者是光明的,能显现一切的,就是咱们的灵知。它本身珠子没有一切颜色的这种相,珠子不带黄啊、绿啊,但是当着摩尼宝珠,你什么色到它之前它就现什么色了。这个色相红黄蓝绿自有差别,咱们这个摩尼宝珠都能显现它,但是明珠并没有改变嘛。镜子嘛,咱们这儿不都是,那儿有个绿水壶,这儿有个蓝衣服种种的,各种的颜色在镜子里出来。这就比方咱们的心嘛,这你可以,它知啊,这一切都显现嘛,灵知啊,一点儿昏昧没有,清清楚楚,绿的就是绿的,蓝的就是蓝的,黄的就是黄的。但是它绿了没有?它黄了没有?关键就在这儿。你跟着它绿了、黄了,你立知,那你就是无明本。你朗朗常照,你这里并没有绿,并没有黄,这就是灵知。

 【如荷泽和尚,于空无相处,指示知见。了了常知,不昧心性。】

 

底下引荷泽神会,神会小师,在六祖中最小的弟子。六祖圆寂了,大弟子都痛哭啊,只有这个神会是神色不动,这在《坛经》里有这个记载,只有神会不动声色,所以水平很高啊。大家都知道胡适,胡适写《中国哲学史》,全世界出名。《中国哲学史》写了个上集,古代的,后头的中集再也出不来了。为什么出不来啊?他写到中集的时候就写到唐朝了嘛,到唐朝就有佛教了。佛教嘛,他本来也好写呀,根据他那个哲学史,那些西洋哲学的那些学问,他也可以随便做评论。到了六祖,他就不好办了,这个人怎么办哪?就超过了他的框框。等再碰见神会,他就决定不写了,他没指望了,再写他就把他自个儿给否定了。他也不能昧着良心抹杀客观事实,胡说什么。有些人在这里就胡说了,那就不是学者,是做官儿了,那什么他都可以说了。所以他的中卷出不来呀。而且胡适还一个特点哪,胡适单给神会写了传,很特殊,很特殊啊。

所以永明大师也特赞这个神会,称为神会小师。不是说他成就的小,他年岁最轻。他见六祖的时候是个童子,所以我们不轻视小孩儿。六祖死了,他不动声色。他怎么说,他所说的就是,在空无相处,指示这个知见,就指你众生这个知见。不是咱们这个知,要分别一下,「了了常知,不昧心性。」这个就是咱们众生的灵知,就是本性。底下就说,

【以喻心常寂是自性体,心常知是自性用。…荷泽直云:心体能知,知即是心。】

 

「心常寂」就是自心的「体」,「心常知」就是自性的「用」。一切事情都有「体」,有「用」;有个本体有个作用。所以哲学里,讲体,讲用啊。咱们的心是以什么为体,以什么为用?一个镜子吧,玻璃它是体,能照是它的用。虚空它照什么呀?镜子有个体,心也有个体呀。心以什么为体?以寂为体,常寂就是体。常知就是用。没有「用」怎么能显「体」呢?只是「体」没有「用」那叫什么体呀!所以「知」就是关键。所以荷泽直接说,这是永明大师的话:「荷泽直云:心体能知」,心的本体能够知道。「知即是心」,这个「知」就是心。所以大家不要再随便换字,只有老老实实依照古人的东西,自个儿好好去体会。这个「知」就是「心」哪。「心体能知,知即是心」,是神会的话。

【又荷泽所宗空寂知者,空寂即是无相。以神解之性,虽无形相,而灵知不昧,故云寂知。亦云寂照。亦云无相之智。亦云无知之知。…夫有所知,则有所不知。以圣心无知,故无所不知。不知之知,乃曰一切知。故经云:圣心无知,无所不知。信矣!】

 

底下永明大师说了,说「荷泽」,就是尊称他为荷泽,他那是地方。我们不敢叫人家名字,叫谁谁谁法号,不恭敬啊,称他用地名。所以好些都用地名,比如说百丈,百丈那不是人名,他那个地方叫百丈山。咱们只说那个地名,就不说他什么法名法号的,表示恭敬嘛。荷泽也是这意思。荷泽所说的,这是永明大师给他再批注批注,说空寂的知,空寂是表明什么?就是表示「无相」。空寂还有什么相啊,空寂就说的是无相。可是这个咱们神解的性,咱们这个解,不劳你安排,本来自然这个自性中就有这个妙用而能解,这叫神解。神解的这个性,它没有性相,它到底是个什么呀?是在内?在外?是长的?是方的?这些形相都没有啊!可是它灵知不昧啊。就好像那个声音有断灭,你能闻的性不断灭,它从来不昧呀;随时拍,随时知道。声音没有了,不听见了,可是我这个能闻的性没有昩,一拍又知道了。能闻就是能知嘛,灵知不昧嘛,所以就叫寂知,它是神解之性不昧,也叫做寂照。这个就是什么,是无相的知,知是没有相的知,也叫做无知的知。这就把这个知说清楚了。所以知解,「见闻觉知」的那个知就不对,这儿怎么大谈其知呀?这个是无知的知,有知就有所不知。佛无知,就无所不知。这底下再简略一点儿,所以底下就给咱们总结一下,

【若有念而知,凡夫境界,故云知觉乃众生。若无念无知,二乘境界。若无念而知,诸佛境界。空寂即是无念,亦云无住之知。】

 

「有念而知」者,就是大家,凡夫啊;你不起心动念,你就不能知呀。你有念就知道了,这是凡夫。「无念无知」是阿罗汉,缘觉,他也无念了。咱们老有念,有念才能知,凡夫;无念无知,阿罗汉,无念了,他离念了,阿罗汉他离念了,他无念了,他也无知。无念而知,佛。大家想想,有念才知的就是凡夫;无了念了,也无了知了,阿罗汉,二乘;无念还知,佛。所以就「无念无知」是阿罗汉,「有念而知」是凡夫,「无念还知」,这就把这个问题弄清楚了,这是佛的境界啊。现在我们只要知道,知道现在我们这个有念才知就是你自个儿的境界,这就是众生境界。你要到了阿罗汉,你就是无念无知了。咱们离阿罗汉还一段呢,这么修就还有一段哪,你还不是阿罗汉呢。咱们现在不学小乘,但是你要知道咱们离阿罗汉还远去了,离阿罗汉还远去了,跟初果还远去了。不过我们不以这个为目的,但是不是说你现在就是你的这个离念,你的这个定比阿罗汉还强,不是这个;说的就是你能发心;阿罗汉不能发心,是在这一点超过阿罗汉。能到了「无念而知」就是佛呀。所以这就是把这个所谓「心」那个字,就真正咱们的真心是「无念而知」。

【若有所住,如人入闇,则无所见。若无所住,如日月光明,照见种种色。】

 

这又引了经上的话,若人有住,就如人入暗,则无所见;若无所住,则日月光明,照见种种色。所以《金刚经》讲「无住生心」,这儿讲「无念而知」,这就「如日月光明,照见种种色。」

所以咱们既然说「一心」有这样的功德,到底什么是一心呢?那禅宗就不说破。这个就是教嘛,就要教给你,就给你讲,那么这要给你讲,用语言文字给你讲,这是我的看法,这就到了登峰造极了。这个你要还不懂,另外去找,我就给你保证,你再永远也不能懂,也没有比这更清楚的了,语言文字。当然你参禅可以懂,那你就不是这个法,那是从宗门入。你也还要从语言文字找,那这个就是最清楚了,最正确了。



第四会之四 「初心学人,悟入此宗,信解圆通,有何胜力?」

 

那么底下大家就说,这个心我们知道了,这有什么好处呢?我们刚开始学的人,就是明白了这些事儿,有什么好处呢?这又是一个问题了,有什么好处?这个也是《心赋注》里头,有人他就设了这个问题,

 问:初心学人,悟入此宗,信解圆通,有何胜力?】

 

人家问:「初心学人」,初发心的,咱们在学人的地位上,到阿罗汉就叫无学位了,他不用学了,咱们是你能够发心,可是你实际还不如阿罗汉哪,阿罗汉断见思惑了,咱们整个儿在见思惑里头,要知道。「初心学人」,「初心」两个字大家要注意,是初发心的人,这叫初心,不是我刚三皈依,我一皈依就是初心,那不是,你得发了大乘的心,才是初心。咱们这个佛法都是大乘佛法,这个「初心」指的发大乘心的人。你要发了大乘心的学者,「悟入此宗」,你能够悟入到咱们所讲的这个《心赋注》讲的一心,讲的般若这些,你悟入这个宗;你如果能够「信解圆通」,你有什么胜力,有什么殊胜的好处呢?替咱们问了。那个讲了之后,咱们还是很不容易,是不是呀。那么这方面我要去努力,我或者能信,或者能解,最后或者能悟,我有什么好处呢?我得到什么力量呢?什么殊胜力量呢?所以就是替我们问了这个问题。初心的人就是我们这种人,咱们现在总算发了点大乘心,那么我们听到了这一些,我们在这一些继续去参究,最后越来越深,越来越明,真正信进去了,得到一个正确的理解,能得到什么殊胜的力量和作用啊?什么法益啊?底下就是回答,分为两段。

 答:若正解圆明,决定信入,有超劫之功,获顿成之力。】

 

「若正解圆明,决定信入」,初心的人程度不一样,这也得讲条件哪。不能说一初心你就怎么怎么样,那太空洞了,太笼统了,那也就不对了。那也得有条件嘛。你得对于这个一心法门,你得怎么着呢?要有一个正确的理解。现在大家听了之后,能不能产生一个正确的理解,就不敢保险了,因为到了你心里头,你稍微一捏,一捏就变了,是不是。你得正确的理解,而且你这个理解的是圆的。所以这个判教,小始终顿圆,我们这儿有很多熟人,说实话,见着人他都是不肯圆,他总是他有所偏,信了这个他就反对那个,他对于这种圆教的法就格格不入,他就抱定次第法。次第法当然是佛法,小始终顿圆,那他就抱定次第法,你们说深了他就反对,这就不圆,他就是不圆,你不知道是个圆哪。我们说次第法,常常说,你乘电梯,唰!一下上了屋顶花园了,这是顿法。没有离开次第法,你哪一层楼你的电梯不经过呀!但是比你那个沿着楼梯上的人,那这不可比呀。你每个楼那儿睡三天,你这辈子,哪辈子上楼顶去?不一定了。你要说那次第,他也有次第,他就哪个楼口他都经过,所以不然你二楼三楼的人怎么上啊,一切次第他都经过,但是中间没有这个次第相。你说中间,他不是经过的时候,他一个电梯「噌」上去了,有什么叫次第相?什么叫二楼口,三楼口,四楼口?所以这就是我们信解圆明,「圆」,它就是智慧,对一切都是好的。「明」,清清楚楚,不是含含糊糊。有好多人这儿也谈,我常常看,你到底是什么,你问,你问他一个问题,你如果再接着问,有的人就是刚他还说的都对,全对,你一问他就胡涂。有的人能问到三句四句,问到第三句还能差不多的人就很有水平。问到五句,我就没有碰见一个人,他不是张口结舌,眨么眼,就说不出来了,他就憋了半天,就糊里胡涂,不知所云了,不明。他自个儿以为他很不错,你只要问到他五句头上去,他就眨么眼,结巴嗑,他就是落荒而走,他跟你扯了,逃避了。不明!

对于这个说法,你的正解是圆的,是明的,「决定信入」。所以这两句话就是一个「信」和「解」;「决定信入」是信,前头一句「正解圆明」是解。所以「信解」很重要,信解后头才有「行证」,一部《华严经》就是讲的「信解行证」。「信」也有条件,不是普通的信,是决定的信,还能信进去,不是表面的,是深入。这个其实也不应该说是很难嘛,是吧。你如果能够有正确的信,是圆信,不要「是一非余」,信了这个就反对那个。你这个是圆教的信法,你这个清清楚楚,你决定信入,不是含含糊糊,今儿信了,明儿又不信了,决定信!再也不会改了。既然这样,自然会一步一步深入,大家要知道,我可以给大家保证。你真能这么信了之后,我就给你保证,你决定是一步一步自然深入,妙就妙在这儿。这样怎么样呢?就这个条件,这个条件哪,就殊胜了,你就有「超劫之功」。不是修三大阿僧祗劫吗?这些劫呀,你就能超过这一切劫的功效,不须要经过这么些劫,就得到,「获顿成之力」,你就得到顿然成就的力量,就是说刹那成佛。谁叫你坐到石头上那儿当一块木头去啊!那就永远不能成佛了,老实说,错路!「顿成之力」。这个两句还好解,底下难,难就难在后头。

【虽在生死,常入涅盘。恒处尘劳,长居净剎。】

 

「虽在生死,常入涅盘。恒处尘劳,常居净刹。」这四句难信,当然也就更难懂,不能信就不能懂啊。你按文字可以解释,你看谁能信?虽然咱们还在生死里头嘛,可是你就在这个生死里头,你就常入在涅盘里头了。文字就是这文字,你不能作别的讲吧,「虽在生死,常入涅盘。」就只有这么讲吧。这福生是教语文的,你还能作别的讲吗?「虽在生死,常入涅盘。」你能作别的讲吗?就在这个生死里头,你就常入了涅盘了。不是说你了生死,出了生死入涅盘。不可思议呀!「恒处尘劳」,「恒」者,是常也,常在尘劳妄想之中。「恒处尘劳,常居净刹」,你就常住在清净的佛刹。只能这么讲吧,这个文字。你们谁要说反对,大家就反对反对。不能反对,这个文字我就讲清楚了。就是问题说,你们能信不能信,问题就是能信不能信。不能信不要紧,不要抵触,这事可以再去参,不可思议就在这儿。而且就有这样的人,本来说的就是咱们这样的人,你只要符合先前你的条件,你就是这样。现在我们可能不信,不信不要紧,慢慢会信。这四句就是这个,他「恒处尘劳,常居净刹。」你在「尘劳」跟「居净刹」你就觉得是不能相容的事儿,你这个不能兼容就是你不圆,就是你不圆,就是你自己妄生分别啊。底下,后头两句很殊胜,这两句大家还可能信。

【现具肉眼,而开慧眼之光明。】

 

「现具肉眼」,现在你只是个肉眼,没有什么奇异功能啊,也没有什么神通,一有神通就不是肉眼了嘛,得天眼通了就不是肉眼,叫天眼了嘛,就是肉眼。「现具肉眼,而开慧眼之光明」,你这肉眼,慧眼的光明就开了。慧眼是什么眼?慧眼是见真哪,见真谛。他就是肉眼,他就开了慧眼的光明,所以这个开悟的人,可以是肉眼当佛眼用。因为他没有天眼,他也不能说我就等于佛眼,佛眼就更殊胜了,不可思议了。因为什么?我慧眼就开了,法眼他也就具了,等于是这样,他就可以当作佛眼来用,所以一般开悟的人就都可以这么说。有人说,这世界上哪儿找善知识去,古德的话:「那明心见性的人也就是可以当作善知识了。」也就是什么呢,他虽然是肉眼,还是凡夫,他开了慧眼的光明嘛,他能看清楚这个真谛,他能知道这个法,什么法是圆,什么法顿,什么说法是佛法,什么说法是邪法,要能抉择这些法就是法眼;见着真谛,见着离念的那个叫做真谛,有念就不是真谛,这是慧眼的光明,见着了无住的心体,这属于慧眼见真嘛,这是第一点。

所以等到蕅益大师他就是,古德没有那么些个所谓人情世故,他不谦虚就是不谦虚,用不着那种所谓客套,他就说:「名字位中真佛眼」,我自称,我在六位只是「名字位」,可是我是真佛眼。蕅益大师当之无愧啊。你看现在印光大师不就是说,他这个《要解》佛再写也不能超过他吗,那不是真佛眼是什么?所以古人那就是古人,咱们不能随便。

 咱们近代还有像印光大师,近代所属是特殊因缘。所以清朝几百年之衰,到了咱们这个上一代,上两代出现的这些人物,对于诸位说,恐怕就是上两代,我就说是上一代,又是夏老师,印光大师,虚老,西藏的贡噶上师,诺那祖师,这一代人,很特殊啊。一个大的酝酿啊,一个大的酝酿,大家要知道,几百年不来这样的人,忽然间来这么些。这个中国佛协的也是这么说,这一代出了很多人,大家共见,这是共同认识到这一点。居士中像杨仁山,像夏老师,像这个什么许许多多,都是极突出的人物,这几百年没有的。就像这样几百年所不常见的人,它一时都同时出现了。而且出现了很多东西,密教从来不来,来了;《无量寿经》从来没有善本,有了善本了。所以说,咱们这个年轻一点的人,你们要知道,你们要发心的话,你们这个很好的来肩当如来事业呀!也就可以说,这些大德之来就为的是大家啊,大家不要轻看自己,不要轻看自己。

【匪易凡心,便同佛心之知见。】

 

「匪易凡心。便同佛心之知见。」不要换这个凡心,不要什么入定、现出什么什么东西,得了什么什么东西,或者说这个身体修通了这些东西,不要这些东西啊,他就开了佛的心的知见了。他说「便同」,这个分量很重啊,不要换这个凡心就同了佛心的知见,同于佛心的所知,佛心之所见。这就是什么呢,这些话都是什么呢,就是初心的学人你要能够信、能够解,就得这么样的好处。

【烦恼尘劳,不待断而自灭。菩提妙果,弗假修而自圆。】

 

还有,「烦恼尘劳,不待断而自灭。」事实就是这样,所以我们不是光是从书本上得的东西,这有的实际体验,这个烦恼尘劳你不用去断,它自个儿就灭。这个「菩提妙果,弗假修而自圆。」菩提妙果,不用你去修,「假」是假借,用啊;不用修,自己就圆满。真实如是,不能怀疑。你要怀疑就说明你那个众生知见根深蒂固,就是这个。你要怀疑,怀疑就反映这个。我跟大家就给你下个决定,你就要这样的看;你有一点儿怀疑,你就是你那个知见很根深蒂固。自个儿要认识这问题,「哎呀,敢情我是这么根深蒂固。」不懂不要紧,你认识自个儿这个问题,你慢慢一点一点好好去修,好好去发心,好好去体会,这个有愿必满,总有一天,能够逐渐逐渐就不一样。这个还比较难,又是要「信解」,还要「圆明」,还要「决定」,还是比较难哪。这底下还有,所以说不可思议。大家呀,也就是很有因缘,很有福啊,今天咱们凑在一起,把这些个殊胜的咱们来,很有福啊。

【若于一心,有圆信圆修,乃至见闻随喜,一念发心者。无不除八万尘劳,三障二死之病。】

 

底下就是说,「若于一心」这个法门,「有圆信圆修」,你能够圆信,圆的相信,圆的去修。这个我们觉得还是挺难,「圆信圆修」自个儿就不敢当啊。底下呢,「乃至见闻随喜,一念发心者。」你对于这个法你能够见,能够听到,你发了一念的心「见闻随喜」,我听了之后我很喜呀,随喜呀,这么殊胜啊。对于这个法门,你若是乃至能见、能闻、能够随喜一念发心呢,像这个我发这心如此殊胜啊,对于这个有所信,有所喜,欢喜呀,发心哪。我也要因此,我要于此门中,我要于此门中自觉觉他啊,是不是!这么好嘛!我这就拿这个去救度众生,多直截了当,是不是!你这就是一念发心嘛。你说这个这么好,我赶紧我就这么来,我就快了,这个心发的还小啊。「如此殊胜,我拿这个来救度众生」,你起这个一念就是一念发心哪。怎么样啊?「无不除」,没有不除,没有例外,「无不除」,大家注意这个古人的文字,就给你决定了,没有一个例外,没有一个不怎么样?「除八万尘劳」啊!你八万四千尘劳,没有不给你除掉的。除「三障」,咱们那个广济寺让居士林念,「愿消三障诸烦恼」,消我这个三障啊。三障是什么呀?是烦恼障。你烦恼嘛,你就造业呀,第二个就是业障。造了业就受报啊,就报障。铜床铁柱都是报啊,今生有的人眷属不和,这是报啊,是不是,他有报障啊。没有不消三障的嘛,你八万烦恼尘劳能消,三障能消。

「二死」,「无不除八万尘劳。三障二死之病。」「二死」那是什么死?两个死,就是一个是分段生死,咱们这众生死了又活,死了又活,这叫分段生死。阿罗汉就出了分段生死,就出了三界了。阿罗汉没全出生死啊,只出了一个死,只出了一个分段生死,没有出变异生死。菩萨有四十几个位次,从低的位次升到高的位次,当然不是现在所谓升级,这个「升」字也是勉强说。就是从这个低的位次他就自然进入,入于后头高的一个位次,就有个变异嘛,前一个位次就灭,那个身就灭了嘛,他更高一个位次的身就出现了。这一个位次差得很远哪,所以初地菩萨就不知道二地菩萨的举足下足之处啊。二地菩萨在哪个地方举足下足,初地菩萨不知道。所以也把它看成一个生死,这叫做变异生死,这两种生死。

所以这个就不得了了,这句话就不得了了,能够有这么一念发心的,没有一个不除掉你八万尘劳,三种障:烦恼障、业障、报障,两种生死的病。真实如是,古德还有什么大放谈,大宣传,拉拢主顾的吗?没有一个字不真实。说过了一点儿叫做增益谤,没有这么好,说这么好叫增益谤;有这么好,你不说这么好叫减损谤。所以说法很难,不是你随便说的,所以不落减损便落增益。所以大家知道这个里头没有一点浮夸啊,种种都是讲浮夸,世间法都是浮夸,宣传宣传,这里头没有宣传。宣传干嘛,我把你们招来干什么,永明大师把大家招来干什么,释迦牟尼佛把大家邀来干什么。我常说,古人常说「不要你一大文钱。」释迦牟尼佛不要你一文钱。我现在再补充一句,「释迦牟尼佛不要你一张选票」,拉拢你干什么?只是为了救度你嘛,把最好的东西给你,最真实的给你。所以这个就很不容易相信哪,信最难。今天听了之后,大家是含含糊糊的,将信将疑的恐怕不少,你这有一点将信就是殊胜功德,就是殊胜功德。这个底下又引《大品般若经》讲,

【大品经云:如摩尼珠,所在住处,一切非人不得其便。以珠着身,闇中得明,热时得凉,寒时得温。若在水中,随物现色。即况识此自心如意灵珠,圆信坚固,一切时处,不为无明尘劳非人之所侵害。则处繁不乱,履险恒安,高而不危,满而不溢。】

 

说这个「心」就如那个摩尼珠,如意宝珠。你这个宝珠在一切地方,这一切非人,这种种妖魔鬼怪就不能侵害你。那个珠要碰到你的身体的话,你身上要带了这个珠子,黑暗中就得光明,热的时候它就凉快,冷的时候它就暖和,在水中它就可以现种种的颜色。这就打个比方,是什么呢?这是永明大师的话,就比方你认识你这个心,这个心就如这个如意宝珠,你如果对这个心你能够圆信坚固的,那你就是一切的时处,在一切时,一切地方,无明、尘劳、非人,给咱们捣乱的就是这几个东西吧,一个是无明,无明嘛,你胡涂嘛,这是根本嘛,无明就出了贪嗔痴三毒;尘劳,这尘劳妄想,咱们烦恼就是障;非人就是妖魔鬼怪。这魔障它就是有嘛,就咱们得承认这个,所以修法要修的不好,大家要警惕,要在这个很小的地方就要注意,有的时候他被魔障缠绕了。因为你缺少般若呀,你如果有点般若就绝对不会。在一切时处就不会被无明,被尘劳,被这些个非人、妖魔鬼怪一切的东西,天魔,它们的侵害。那你就是金刚了。所以密宗老说「金刚」啊,金刚般若,什么是金刚?那金刚不就是指智慧嘛!那无明也不能害你,尘劳也不能害你,一切妖魔鬼怪,天魔、夜叉都不能够侵害你。这就回答了,对于这些刚才说的,心是什么,对于这个你如果能够信解,乃至能够一念发心,得这么些好处。


 

第四会之五 「信愿持名,即是以佛知见而为知见」

 

那这一来嘛,大家就又有点儿说,「我这个念着佛,这个时候是不是又叫我去参心去了,是不是?到底怎么办呢?」现在我把这个彻悟大师的一段话,今天多花一点时间不要紧,因为今天这个很精啊,这些都是古德的一个精华,把彻悟大师的这一段正好,就好像把夏老师咱们这一段,这一段的东西正好作一个总结啊,正好作一个总结,谈到这个「见」,谈到这个「心」,谈到咱们「信愿持名」啊。大家稍微喝一口水,先喝喝水嘛,咱们这个时候也就是来听这个总结。这个总结,大家也就有理论,有办法。我们不是让大家最后落了一个含含糊糊,不知道怎么办好。这就告诉你怎么办。不是说,我都没辙了,不知道怎么办好。这有,告诉你怎么办。

咱们先说彻悟大师是谁,这是在乾隆、嘉庆年间的大德,也就是公认的净土宗最后的一位大德,第十二位祖师。这是他的语录的一段。他临终的时候先告诉:「我今天就要走了。」他临走的时候,亲自看见佛来接,而且是大家都闻见异香。他是禅宗、净土宗双方面都有成就的人,这是他的一段开示。这一段开示呢,为什么我们老谈「见」哪?这里也给大家做一个回答。同时底下也说明咱们这个心,这个灵知,心就是灵知啊,灵知的这个「知」字,古德都是同用这个字,这个字就不能再什么,不能随便轻易的否定。那这个里头,他讲的很好,咱们先一段一段来。

《彻悟禅师语录》:【一切众生,为利钝十使所使。久经长劫,流转生死,受大苦恼,不能出离。可悲也!十使者何,即身边邪见戒。此五为利使,以发动轻便故。贪瞋痴慢疑,此五为钝使。由利使所生。对利说钝故。】

 

他说一切众生,被这个利钝,我稍微改了,不要用他的话啊,咱们反正是照他的意思我串着顺成白话,省点儿时间,反正大家相信我不会造谣,所以我不一定一个字一个字跟他一样。一切众生就被这个利和钝的十种使,大家常常说使命的「使」,这「十使」是个名词,十使是个什么,回头我再解释。众生就被这十个使指使的怎么样呢,指使得久经多少劫呀,流浪在生死里头,受了大的苦恼,不能出离,可悲呀!指明咱们的这个根本,有十个使。这十个使我们并不生,就是咱们所说的见思二惑。这就是常常有一个事儿叫好几个名字,真如、实相、佛性、妙明真心等等,它这是一个事儿好些名字。见惑思惑,它又叫「十使」,它有利使、钝使,它这个地方用这个名词。十使者是什么呢,就是咱们所说的见惑,就是「身见、边见、邪见、见取、戒取」,这五个叫利使,利就是那个锋利的利,它使唤你它很灵;而且后头,「贪嗔痴慢疑」这是五个钝使。我们只知道「贪嗔痴慢疑」不好,不知道前头这五个不好,所以这是众生颠倒见。那个是利使,这个是钝使,而这个钝使是利使生出来的。这个彻悟大师没讲啊,我给大家补充一点儿。

你有个「身见」,有个身见你就认为这是自己,你就贪这个身,就养活它,长生啊,这不就出了「贪」了。你要侵害我这个身体,我要保护这个身体,我就生了气,这不就是「嗔」吗。明明这个身是虚妄的,你认为它实际是你自个儿的,不就是「痴」吗。所以一个「身见」就把贪嗔痴。所以这个明真长老看见陈某,头一句话,他请开示,明真长老就说,「你须要消除身见。」这都是大德的话。一个身见就产生贪嗔痴,就觉得我比别人强,就我慢。对于佛的知见你就怀疑。疑不是说对于别的疑呀,就是对于佛的知见,佛说这话,听着,「有这回事儿吗?是这样吗?」所以就是啊。

你「边见」也是一样,「身见」就是,所以现在所谓这个气功师,什么这个养生家,现在我们不管他叫什么,说他是外道。实际这好多人就是什么气功师、养生家,他就炼他这身,就是「身见」。再进一步,我要出来一个小人儿,小人儿再一修,再出个小人儿,还是身哪,元神哪,元神那还是身,不出「身见」。

还有「边见」,不是「常」就是「断」啊。成大罗金仙了,永远不死是常见;科学家,人死如灯灭是断见。边见,不落「常」就落「断」;不落「有」就落「空」。这边见,不能中道,只能在一边儿。就是咱们所说的那个形式逻辑,对了就不能不对,不对就不能对,不知道「对中有不对」,「不对中有对」,他这是边见,这是更粗的边见。

底下就还有「邪见」,凡跟佛说的不一致都叫邪见。大家总以为这个邪见,我要叫人去邪淫,叫人去做坏事才是邪见。佛所说的,你跟佛说的那个不一样就是邪见。佛说往西,你说往东当然是邪见,你说往南往北也是邪见,你跟佛说的不一致嘛,就邪见。这个邪见的人就很多了,他那些东西都是他杜撰的,杜撰的那些见解,不是古德经论中原来有的,那个经是那个意思,他一解释就变了,他就不是去西了,他要去南了。

「见取」、「戒取」。见取,你看那个外道,他就认为我吃苦我就消罪,他不是因当作因。你这个吃苦,以这个作因。我杀了张三,张三非杀我不能了这笔账,我自个儿跳河跟他无关,他非得他把我宰了,那你才能消这个罪呀,不是因当作因。而这个出了元神他就认为最后到了这儿就证果了,不是果当作果,你还没有出三界啊。

所以前头这五个就都是这,所以现在这外头很流行啊。这五个叫五利使,它很厉害啦,五利使。贪嗔痴慢疑咱们不用说了,这个大家都清楚了。贪嗔痴慢疑,钝使,它没有那么利。这前头这五个是很难得离开。你刚才说的,那个「见」和这个「淫」,淫还好除,见很难除啊。

【此之十使,众生或多或少,各有偏重。若带之修道,但唯增长邪见烦恼,决无相应分。】

 

那么这句话是原话,「此之十使」,这十个使,「众生或多或少,各有偏重。」某人在这方面重,某人在那方面重,反正既然是个众生,你有的多一点,有的少一点,你没有能离开这十个使的。或者你没有十个,你只有两三个,你反正你离不开。「若带之修道」,你带着这个东西去修道的话,注意了啊,所以有的人就是「我就是得修,我修就成功了。」这才是胡说呢,这才是胡说呢!怎么修,你要知道正修行,哪里全修就能成正道的。你这个东西不解决,带之修道,「但唯」,你看这两个字,「但」字,「唯」字,就是双重的关系,「唯」就是唯一,「但」就是但是,就只是这样了,「但唯」,双料的语气。什么呀,「增长邪见烦恼」。你修道,修道,修什么道?修魔道。「决无相应份。」你看,这祖师的语言就这个语言。所以大家好好要闻法呀,不高兴听,就「我反正知道一点儿,我就自己觉得我挺高明,我就去修去,我总有一天成功。」哎呀,这个不行啊,这不能离开善知识啊,不能离开经教,不能离开圣言量。这句话就很重要,希望大家常记,这十个使,「带之修道,但唯增长邪见烦恼,决无相应份。」

【如欲断之实难。以此十使,于四谛下历三界九地,有八十八使见惑,八十一品思惑。】

 

那么我们就起了个心,我们想去断它,那这个这么不好,我们就得断哪,断之又实在是难。所以是为什么说,「修道者如牛毛,得道者如麟角。」为什么《大集经》说,「末法众生亿万人修道,罕一得道。」就在这儿。你带着这个,你决无成功之望。要断,断是真难哪,所以《大集经》说了,亿万人修道,很少有一个能得道的。这属于难行道,这里说的难行道就是这么来的。就是说,断见惑的话,就像断四十里的水流一样,何况断思惑呢。那么见思两惑如果有一毫一发没有消除干净,你这个分段的生死,就是前头这个生死,就是咱们一生一死,这个众生这个生死就不能出离。不能出离,你就没法出三界。所以这样出三界叫竖出三界,就是难行道。你要断了见思惑出三界,这竖出三界,这难得很哪。

【但断见惑,如断四十里流,况思惑乎!若见思二惑毫发未尽,分段生死不能出离。此所谓竖出三界也。甚难!甚难!】

 

看见没有,你光断个见惑就像断个四十里流一样。不断,你带之修道是决无相应份,所以是难哪!大家可见其难哪。那怎么办?这底下办法就来了。就是要知道,一方面要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另一方面,对这个办法咱们才真正能心悦诚服啊。不然你总不心悦诚服,总不安心,总不踏实啊。

【然此十使,总名众生知见。古德谓众生知见,须以佛知见治之。】

 

这个十使,总的名字叫什么呢,说是十样,总的名字就叫做「众生知见」。所以为什么我们抓个「见」字,总的名字就是众生知见。众生知见怎么办呢?古德就说了,众生的知见,拿佛知见来治。咱们全都知道自己病根儿了,病根儿在什么,所以我说,这几年我尽跟大家说「见」了,这个是它的根。那怎么治?佛知见来治。什么是佛知见呢?

【佛知见者,即现前离念灵知也。然此灵知,不能孑然自立,必随缘起。不随佛界之缘,便随九界缘起。离十界外,无别缘起故。】

 

这一层系一层,佛知见就是刚刚说的离念的那灵知啊。你知道你自个儿有个离念的灵知,这就是佛知见哪。而你自个儿这个离念的灵知就是全部的佛知见哪。那现在咱们都有啊,都有,你怎么还照样是众生知见,是不是?那你还得问哪。那怎么办呢?底下彻悟大师就说了,这个灵知呀,它就是怎么,咱们这个在众生份上怎么能显呢?要有个缘起,从因缘显起来,所以在用中才见哪,所以你必须得有作用啊,有缘哪。所以缘起者嘛,这个十法界,十法界嘛,这个法界不过就是十个种类,佛,菩萨,缘觉,声闻,底下就是六道,这不十个吗,总不出这十法界啊。所以你不属这法界,就属那法界。你虽然是有这个心,这个心它是随缘而起,你不随佛界的缘,就随其他的九界的缘。那么你要去随着这个佛的缘起,那你这不就是《观经》的话,「是心是佛,是心作佛」了,那你就是佛了。你本来灵知嘛,随着佛界的缘起,那就是显现佛界的这一切了。

【欲随佛界缘起,无如以信愿心,持佛名号。但信贵深,愿贵切,持名贵专勤。】

 

那么要怎么去随佛界的缘起?修行的方法就很多了,但是其中没有一个,「无如以信愿心,持佛名号」啊,没有再比这个更强的了。为什么在广化寺我讲了个「信愿持名」啊!所以大家慢慢看出来,这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啊。说来说去,慢慢慢慢大家就能把它成为一个总体了,这么看也是它,横看成岭,侧看成峰,这就把个庐山,总体有个庐山了。

那么众生带着这个众生知见修行是没有用啊。那么就用佛知见来治。什么是佛知见?就是你本来的灵知的心。灵知的心是缘起才显现,这缘起,十个缘起,我们当然要佛缘起嘛。佛界缘起,无如是以信愿心,持佛名号,就是「信愿持名」啊。可是也得加点儿条件,光说个「信愿持名」,我也有点儿信,我也有点儿愿,我也念两句佛,行不行啊?信就贵深,信贵要深信,愿就贵切啊。这不是我所一直多少年都跟大家说的,要深信切愿。所以,我之所说,我不敢随便说,都是继承了先德的遗教啊。大家只有这个灯灯相续,光光相照。古德能把我照亮了,我就把这个灯光把它保存下去,大家也都亮起来。咱们再往下照啊,也就是这么一件事嘛。活着为什么,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儿可做呢?你说请你吃饭,这饭也没什么好吃,有什么好吃?吃饭不就是肚子饿了嘛,你说有什么好吃啊?所以「咽下三寸成何物?」三寸当时这儿还觉得有点儿滋味,咽下去之后再一吐出来你看,你看还肯吃不肯吃呀?你自个儿的事情。所以就是这么一件事儿。信就是深信切愿,持名就贵专勤啊。不要今天持名,明天参禅,后天又搞这个,什么心里头又不安哪,要专,不要老变;要勤,有时间就念,不要三天打渔,两天晒网。

【果以深切专勤之心,信愿持名,即是以佛知见而为知见。亦即是念念中,以佛知见,治众生知见也。】

 

底下就给大家肯定,果然「以深切专勤之心」,以深的信、切的愿、专勤的念佛,拿这样一个「深切专勤的心,信愿持名。」大家听啊,这句好好听啊!果然你是以「深切专勤的心」来信愿持名,你是什么呢?「即是以佛知见而为知见。」这个就给大家保了证了,你就是把佛的知见当作你的知见了。咱们稍微停顿一下,想一想。这里头没有什么难懂,就是看信得及信不及。信得及你就是佛知见;那信不及嘛,那还没有完全,原来的东西呀,还在那儿有点儿带劲儿。所以果然以「深切专勤之心,信愿持名」,就是「以佛知见而为知见。」你就不是众生知见了。众生知见要那么断,是那么难哪。你看见没有,这个你看容易不容易?为什么要必须说三大阿僧祗劫?为什么说刹那?这不也就看出来了嘛,也就看出来了。清清楚楚的事,明明白白的事,大家要在这儿乱哪,就乱哪,清清楚楚的事。也就是念念中,以佛知见治众生知见。你这么着,你这一念一念地念佛,这一念一念中就是拿佛的知见治你的众生知见。这两个可以同时并存的,当然头一个更直接了,你就是佛知见!这个怕你信不及,你不是说拿佛知见来治吗?这就是治,这个已经为根器稍微低一点儿的人说法了。这再不信,好好忏悔,多拜佛忏悔,不要自以为是,千万不要自以为是。这个别人怎么能信,我怎么不能信?多礼拜,多忏悔,多求佛力加被。

【炽然十使心中,但置一信愿持名之心,即转生界缘起,为佛界缘起。】

 

在「炽然十使心中」,这个大德说话是殊胜啊。「炽然」,如火那么烧,这个「十使」就是这个见惑思惑,如火烧的这种样的心。在这种心里头,只要你,「但置」,只要你安了一个信愿持名的心,即把生界缘起变成佛界缘起了。你本来要流转六道的这种缘起,转成佛道的缘起,所以顿成。所以说,不是这个事儿,不是我在这事儿上,好像我就想争一点儿长短是非,我讲这个,你们有的不这么同意,我这是非得给你。不是呀,这个是关系众生慧命,这要受到障碍就太可惜了嘛。这个道理很清楚,方法就是如此。所以今天说,道理摆出来了,方法有了嘛,就是你肯信不肯信?肯行不行?信了之后,愿不愿?愿了之后,行不行啊?

【此于修道门中,乃点铁成金极妙之法。只须赤体担当。】

 

「此于修道门中」,在我们修道的门中,刚才不是说,「亿万人修道,罕一得道吗?」《大集经》后头还有两句跟这个有一致的,「唯有是念佛法门可以得道。」这个念佛,也就是咱们这个信愿持名这个念佛。这乃是「点铁成金极妙之法。只须赤体承当。」「赤体承当」,赤裸裸的,没有一丝挂,没有一点儿啰啰嗦嗦的。就把它承当,就是信,就是这么回事儿!

这个「赤体承当」,我给你们举个例子,鸠摩罗什七岁的时候,看见一个很大的钵,他看见很好,那好几百斤沉,他恭敬这个钵,他把它顶在头上,顶起来了。后来一想,我这么个小孩儿,怎么顶这么重的东西?就顶不住了,就搁下了。诶,所以要赤体就是这。没那些,我这个恭敬它,我顶,他就顶住了。后来一想,这么沉的东西,我怎么顶得起来?我就经过,我去这个天津,我有好多舍利,我那还是去山西,我要带一个舍利瓶,我要带几颗舍利带到那儿,我还要修法呀。我说,请哪颗出来呢?我就说「我这么吧,我就拿个针,我吸,哪一颗舍利被我吸出来,我就请这颗舍利,愿意跟我一块儿到山西。」我就这儿一个瓶,那儿一个舍利瓶,我拿一根针,我去吸,福生在旁边看见,福生在旁边看见。吸了一个进来了,又吸一个进来了,吸了第三个进来了。第四个我一想,我说怎么会吸呢?我这个针又不是吸铁石,舍利也不是铁,这个针和这个舍利之间为什么会发生吸力啊?这科学的脑袋来了,再吸没有了。他们当时看的人也觉得很自然,这个针就是能吸舍利,这就叫「赤然」,「赤体」。后来那个住在对门的是一个郝老太太,她的儿子,他听我说,他也吸,也吸了几个。你这就叫赤体承当。一回头转脑,大家就是在这回头转脑之中,这个复杂呀,这个它就困难。你只要是赤体承当,就老实念佛就是赤体承当。这个法圣最近念佛念的很好啊,他就记得夏老师一句话:「直念当前这一句。」你这就是最直接,点铁成金,画龙点睛的话。你就念这一句,你哪儿有那么啰嗦,我念的是好,念的是坏,相继不相继,这么些啰嗦,这啰嗦太多了。就念这一句,哪有这么些啰嗦,还有什么叫相继不相继,就念这一句,容易起来就这么容易啊。

【久久勿替,管取金台可以坐待,宝莲不日来迎。】

 

这个「久久」,还是要「久久勿替」啊,尽这一报身,尽这个形寿,一息尚存就都不要松懈啊。这就给你保证了,一定是「金台可以坐待」啊,佛来接你是用金莲花来接你呀。金莲花来接你是什么意思?上品生啊。大家知道上品生是个什么地位呀,上品上生当时你就生,生了之后,当时就可以到一切佛国去见佛,就可以闻一切法,当下就可以得一切陀罗尼,当下你就可以分身到一切世界去度众生,这才是上品上生。还觉得净土法门,好像还必须什么是,这还不就是即生成佛吗?这些事儿不就是嘛,这金台嘛。咱们众生你要这么做,就能得到这个嘛,就可以这么来救度众生。所以金台是可以坐待,坐着等啊,这个宝莲就不日来迎,这个阿弥陀佛拿着宝莲花来迎啊。

【是为从此同居,生彼同居,横出三界。较之竖出者,不亦省力也哉。】

 

这就是从这个同居生到,从咱们这个秽土的同居,咱们这儿是秽土,脏啊,我们这个巧妙是这样,我们是同居变同居,所以容易了,所以这叫横出三界。竖出三界,你是从同居土生到方便有余土,方便有余土生到实报庄严土,实报庄严土生到常寂光土,这是竖出,是难行道,很难,你上楼了。这个横出,横着移当然省劲了,「较之竖出者」,岂不「省力也哉」。

所以这个就是说,知见的重要,我们这里得到肯定。所以一心法门,就是佛的知见,是什么?就是咱们灵知的心。今天就把这个心,心是个什么,咱们也说了,知道这个心是怎么殊胜。最后咱们又结合到净土法门,这个知见这么麻烦,咱们就是以佛知见来治咱们众生知见。怎么治?你只是「深信切愿、持佛名号」,你当下你已经就是佛知见了,这就是顿法。你没有这么顿,那你还是念念之中,佛就是拿这个佛的知见治你的众生知见。你果然就这么念的话,你就是金台可保啊,坐而待,横出三界。所以这么一来嘛,就是这个理论,这些个道理都在里头,这个「一心」的殊胜,这个「见」的重要。所以就是说,你这个入三途也就是由于见,你怎么修也不能成功也是由于你的见,你一修要修三大阿僧祗劫才能成功也是你的见,你刹那成佛也是由于你的见,全在你本人。而这里给你提供一个最好的点石成金的法子。点铁成金,本来是块顽铁,一点你就成了金子。这个就是彻悟大师跟夏老师整个的结合起来,这一切一切就是点铁成金啊!就以这个作为供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