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坊

从《金刚经》谈到《无量寿经》(第一讲)

2016-01-24 11:41:35 点击数:

黄念老自一九八五年七月至一九八六年十二月之间分七次讲于北京居士林

第一讲 般若为导 净土为归(1)

(一九八五年七月九日 乙丑年五月廿三日)


(转自黃念老法音网站)


也不是讲,祗是漫谈,也不是说法,更不是说开示,只是向大家汇报自己看经、实修的一些体会而已。那么漫谈,谈什么呢?就从《金刚经》谈到《无量寿经》。之所以称为漫谈,就不一定要有一个专题。一般人都觉得这两部经好像是很不同的,怎么会连到一块儿呢?这里有三个因缘:

头一个因缘,正果法师一直在讲《金刚经》,现在正果法师生病了,我来代替,所以我们还有点接续的意思,所以从《金刚经》谈起。大家都知道我写了一本《无量寿经》的批注,而且三月份的时候,我就预备来向大家谈这个的,后来《广化寺》增信班那边需要,我就跑到那边讲去了。那边讲的是《无量寿经》讲的是净土法门。当然我们这一方面也是要谈到的,所以接着从正果法师的《金刚经》谈到我所要谈的《无量寿经》,这是一个因缘。就是从《金刚经》谈到《无量寿经》,也就是《阿弥陀经》,也就是从般若到净土。这是第一个因缘。

第二个因缘,咱们《居士林》一恢复之后,开始印经。咱们念的那个法本,不是《居士林》印的,是我印的,供养《居士林》的。《居士林》印的第一部是什么呢,就是《金刚经》。是秦译、唐译两种,老居士有人得到了,有王季衡居士写的一篇序,这是秦、唐两译。接着就印《阿弥陀经》,印了三种《阿弥陀经》。于是王居士就提议叫我写一篇序。印完了《金刚经》就印《阿弥陀经》,这个序我就说,《居士林》我们这么印经是很有意义的,也就是我们修行的人的途径,就是以般若为导,以净土为归。

我们拿什么来导引呢?我们要有一个导航、一个方向、一个指南针,这要靠什么呢?要靠般若,《金刚经》之类。但是我们这走到哪去?我们要有一个归宿,以什么为归呢?就是以净土为归。这个「归」字有几个解释。这个序是我写的,我说「以般若为导,以净土为归。」这个「归」字有几个解释:一个是「归宿」。总要有个归宿哪,你在外头跑,要回去呀,不然你住在哪儿?「归宿」就是这个意思。你得回家呀,回家得有个住的地方,要有个宿处,投个宿舍,「归宿」。而且这个「归」字也是一个「究竟终极」之义。什么才究竟,什么这个事才算圆满呢?要以净土为归,汇归大海。一切水流到哪儿?都要流到这个大海里面去,净土就是这个海。所以以般若为导,净土为归。这是第二个因缘。

为什么要以般若为导呢?我们菩萨都要修六度,从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这是前五度,第六度才是般若。我们要修六度,但必须知道,前五度是如盲,唯有般若才是有目。而且这个话回头我可以从《金刚经》里头把它找到,就是这么说的。所以常常有人批评人说:「你这个人是盲修瞎练!」他没有目嘛,不就是盲修吗。没有般若,你就是行五度也是如盲,那还就免不了这「盲修」的批评。所以这般若为导,就如有目。一个人要行路,没有眼睛怎么行,不辨方向怎么行。又有经上的话说:入佛的宝藏,是智慧为目。到了宝藏里头,你要拿宝,你得认,要得看见宝。那什么是你的眼睛?智慧是你的眼睛。不然进了佛的宝藏,你看不见它,你不知道拿什么。「信为手」,信心就是手。有般若才知道拿什么,怎么能拿到手就得要有信,所以信为道源功德本,所以般若为导啊。反过来说,咱们很多在迷的人,如「大富盲儿,」大富的瞎眼睛的孩子,「日坐宝中,」天天坐在这些宝贝里头,珊瑚树、水晶瓶、大金元宝,「为宝所伤。」让珊瑚树扎破了脸,让水晶瓶碰破了脑袋,让金元宝拌了,摔一跤了,成天在那儿受伤。这是「大富盲儿,日坐宝中,为宝所伤。」所以般若非常之重要,般若为导的重要性就在这儿。

以净土为归,那有一个很好的证明。最高的经就是《华严经》,《华严经》八十一卷,最后就是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导归极乐。这不是再现成也没有了。一部佛法就在这儿,佛一开始就说《华严》,一开头成了佛告诉众生,就告诉的是这个,把佛的全部的所得都给众生了。那最后导归到哪?归到极乐世界。普贤菩萨是《华严》的长子,第一位大菩萨,十大愿王导归极乐世界。所以,以净土为归就是《华严》的宗旨,也就是普贤菩萨所给我们示范的,所带头的,他亲自给我们带头!以净土为归呀。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从《金刚经》谈到净土法门,谈到《无量寿经》。这是第二个因缘。

第三个因缘,就是我自己本人的一个因缘。有许多老同修总想问我:「你是怎么回事?」这我首先要感激《金刚经》,是《金刚经》救了我,不然我已经是叛徒了。我这个叛徒又变成信徒,就是由于《金刚经》。

我小时候跟着家长到《广济寺》来,这个庙里没有一个角落我是没有走到的。在我十一岁的时候,那次是腊月初八,夜里头,晚上念「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那天的那个道场非常庄严,从大殿绕着念,一直念到第二天的凌晨。当年这地方一直是甬道过去,通到天王殿,不是现在这儿。从这个大殿绕出去,经过甬道,经过天王殿,再从这儿绕回来,人就来回这么绕,都是满的。这键椎 (注一)也好,钟鼓声也好,念的也好。在那一天夜里头,我母亲她们都走了,我还不肯走,还跟着大家绕,后来到了十二点多,才用车把我叫走。我小时侯是佛教家庭,一开始的印象是很深的。那么为什么又成为叛徒呢?这慢慢慢慢的,知识就增加了一些,就觉得不是仅仅参加道场、拜拜佛、念念佛,而就想看看这些佛教徒到底是什么样的思想和行动。就发现许多有名的法师、有名的大居士,他的名利心还是不淡,他在人我是非上还是很多分别,还是有时候是瞋恨,有时候是贪、瞋、痴心都不淡,还是一些计较分别,还是有这个佛教里的机械心,勾心斗角。我看到了在家、出家许多人的这个情况,这些有名的人。因此我就有了一个错误的结论,我说这些人修行了几十年,敢情这个修行是不管事,要管事怎么还是这样呢?那时候念《活叶文选》(注二) ,有蔡元培的一篇文章,叫《以美育代宗教》,就想恐怕这个是对的了。这些人这么念、这么拜,实际上没起作用。

直等到我大学三年级的时候,考试完了之后,书都不想看了,考完了,也不想出去玩,就把我母亲的佛书拿来两本,看了一本《灵魂论》,看了一本带批注的《金刚经》。这本《金刚经》看得,那就是不知多少次的,一次又一次的,从身而心,从顶到踵,如同甘露灌顶一样,一阵一阵的清凉,一阵一阵的清凉,一切世间的事情都不能相譬喻。这就明白了《金刚经》的道理,我那时候就恍然大悟:不是佛法不灵啊,是这些个修行人辜负了佛法!

那从这个佛法里头,也就看到了这一部《金刚经》的宗旨,就是「无住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就转变了,就不是叛徒了。同时自个儿在这个时候也有一个体会,这「无住生心」不是一般主观愿望所能达到的。我要「无住生心」?你生心了就有住!就不是无住;你无住就不生心啦。 那时候,第一遍看《金刚经》的时候,我刚二十岁,那时我一个体会,看来这念佛法门是很巧妙,你在念佛的时候就容易达到「无住生心」。所以从我个人说,也是从《金刚经》到了《阿弥陀经》,这个念佛。从《金刚经》体会到净土的道理。而这样一个体会道理,那刚是第一次开蒙,开蒙的第一课。经过这么多少年的学习,这就深化多了。今天底下我们要谈的,就更深化一些,有许多大德的讨论、著作,他们的遗教。 那么这么多年的学习,回顾起来,当年这一转还是正确的。当然是很幼稚、很肤浅,但基本上说,一部佛法也就是这么回事!

这个「无住生心」的重要性,从六祖的因缘就很清楚。六祖是个一个字不识的劳动者,很孝顺,自个儿砍柴担水养母亲,这么一个人。他的这个信佛就是因为听了半部《金刚经》,也就是这个「无住生心」。他给小旅馆里头送水来,听见一个客人正在念经。他就放下担子听,听他念经。这个人念到「无住生心」时,他心中就豁然,他就问:「你这经是从哪来的?」客人说:「我这是从五祖黄梅那儿来的。」他就要去黄梅。从广东去黄梅还不是太远。那么他就去了黄梅,他只是听经听到了这「无住生心」就去了。

一个不识字,从来没听过佛法的人,就听了半部《金刚经》,就听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就是这样的一个水平。可是大家知道,他见了五祖时候的问答,这个公案大家都很熟,我也还经常老说,因为这个公案实在是有意思。不老去提,咱们总是体会得有时候不亲切。他就是这么一个水平,没有多少年的修持,一个字不识的年青劳动者。这就见了五祖,五祖一看他就说:「你这个獦獠,你也学佛呀!」「獦獠」那时候是骂南方少数民族的话,就好像「你这个蛮子」这类的话,不是恭敬的话。「你这个獦獠,」南方这种好像没有开化的人,「你也来学佛呀!」所以禅宗有的时候说话,都有个机锋。

六祖当时就回答:「人有南北,」人是分南分北,「佛性何分南北。」人人都有佛性,这个佛性还分南北吗?你看看这个水平,什么水平!这么一说,五祖马上就回答:「这个獦獠根器还挺利的,你带他到槽厂劳动去。」就到槽厂干活去吧。他又回答,这话就厉害了:「阿那自家,」他自称我是阿那自家,「日生智慧,」每一天都生出智慧来,「未审再作何务?」我不知道还要干什么?「我自生智慧之外,还要干什么呀?」说这个话是个什么人?仅仅听了半部《金刚经》,听到了「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所以《金刚经》的殊胜功德,我们要深入体会就在这儿。五祖说:「你看看,这个獦獠他根性太利,快去快去!」就劳动去了。后来做偈子,大家都很熟了,我就不多说了。

 做了偈子,这个地方有很多人错会。他已经就超过神秀。有许多人不相信顿法,这个是很可惜、很遗憾。你能不相信顿法吗,这不中国历史的事实?你能不信哪?那神秀能讲多少部经论,《楞严经》在宫中第一次给武则天讲的就是神秀。神秀是五百人的善知识,他是上座,所以五祖一传说:「你们谁来做个偈子,我就传衣钵给他。」五百人没有一个敢做。「当然是神秀,众望所归嘛,我们不必再做了。」那神秀这么高的威望。神秀做了之后,他不得衣钵。这样一个劳动者,南方来的,还不是出家人,还没剃头的,(只是)庙里的一个劳动者,所以后来的追衣钵,很多人就误会了,以为佛教徒抢衣钵。不是这个!当时的佛教徒水平不是这么低,咱们都低估了,我要给他们平反。那是想不通呀,怎么一个在家人把衣钵拿去了?想想看,连戒都没有受,连和尚都不是,他变成祖师了,竟然有这个事!所以大家想不通啊,不是争名夺利,这一点要这么看。

可是他虽然高过神秀,还是没有见性。这一点要肯定,今天来不及多说了。所以五祖又把他找来,又给他讲,又讲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所以「无住生心」,是《金刚经》这一部经的宗旨。现在香港写了一部《金刚经》的批注,他对于「无住生心」一句也没有发挥。所以有些事情挺有意思的。

在这个时候,六祖就说了。他是第二遍听《金刚经》,他没有别的基础,没有见过别的经。他就是在客店听了一次《金刚经》,到了五祖这儿就劳动。五祖再给他讲一遍,又讲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就大彻大悟了。他就说:「一切万法不离自性。」这是六祖的话,一个文盲啊,大家有的说「我不识字」,大家怕什么?这个不是考状元。大家要知道,没什么可怕的,你的佛性一点儿也不减,一点儿也不减。「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就是我哪里能想得到。我哪里能想得到,我的自性本来自然就是清净的;「何期自性本不生灭。」我哪里能想得到,这个自性本来就是无生无灭的;「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一切都具足的,没有任何欠少,一点儿也不缺;「何期自性本无动摇。」咱们的妄心有动摇,哪里想得到,我的自性从来不增不减,没有动摇;底下还有一句,「何期自性能生万法。」这真正认性,认识自性了。

 当下五祖话就说了:「不识本心,学法无益。」不认识你的本心,你学法没有用处。不是说一点用处也没有,当然可以种福,但是对于解决你的生死根本,就得要开慧,明见本心。你如果是愚昧,就达不到了,所以也就学法无益了。「若识本心,见自本性,」倒过来说,你如果能识本心,见自本性,怎么样?即名「丈夫、天人师、佛。」所以这是顿法,「迷即众生,悟即佛。」明自本心,识自本性,你就是天人师、丈夫。「丈夫」,调御丈夫,就「丈夫、天人师、佛」,他没有全说,就说到这儿,就给衣钵了。所以《金刚经》的殊胜,这「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也就是如此。 

注一 : 梵语「键椎」乃鸣集之法器。

注二 :《活叶文选》是以活页形式出版的中文文选,曾先后由不同出版社出版。「活叶」中选有文言,有白话;有古人名篇,也有时人佳作。大约只是从其方便、便宜,帮助普及着眼。


 

第一讲 般若为导 净土为归(2)

 

这般若的重要,我也在这儿提一提。刚才说的五度如盲,唯般若有目,我说这《金刚经》里头有证明。《金刚经》就是这么说的:「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则无所见。」心里有所住,你虽然行布施,像什么呢?像一个人进了黑屋子里去,什么也看不见。所以你行布施,如果没有般若,就像进了黑屋子一样,什么也看不见。这是《金刚经》的话。而「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无所住而行布施,就是生其心。这不就是无住生心吗。你「无住」就怎么样?就「如人有目」。般若如目,有眼睛,所以我们大家都要好好地在眼睛上(用功夫)。现在很多人都愿意练腿,想跑,都是好事,但是先别光练腿,你跑得太快,眼睛要是看不清楚,是会摔跤的,所以眼睛很重要。若人不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在光明明照之下,见种种色。这就是说「无住生心」,这个般若的重要,从经文上我们可以看到。经文也说了:「若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早上我以多少多少身布施;中午以多少多少身布施;晚上还是这么布施。这么布施了百千万亿劫,拿生命来布施,这一般人是做不到的。而这个福有多大呢?这个福要是比较的话呢,「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如果有个人听到《金刚经》能相信,不跟它矛盾,信心不逆。你得的福,比那个百千万亿劫拿无量生命来布施的福要超过。

所以《金刚经》的功德、般若的功德、不住相的功德,你拿这个行一切功德,就如人有目,见种种色。你不如此,所做就如人入暗,则无所见。这就说明《金刚经》功德的重要,而《金刚经》的功德就在于「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但这是什么人的境界?根据蕅益大师的《破空论》,这是地上菩萨的境界。他说:「罗汉能够无住,不能生心。」他见了「我空」,真正没有我相了。他证有余涅盘,证了真谛,他就入般涅盘了,但生不起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心了。所以他是无住,但不能生心。所以释迦牟尼佛呵斥这些声闻乘是焦芽败种。其实他已经是圣人了,但就由于他发不起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有些事度的菩萨,他也发了大乘心,拿头目脑髓来施舍,修忍辱,这些事度的菩萨,他是生起了大乘心了,但是他不能无住,他是有所住。地前的三贤|几十个圣位,「十信」之上有「十住」;「十住」之上有「十行」;「十行」之上有「十回向」;「十回向」之上才是「十地」。地前三贤是什么情况呢?就「十住」、「十行」、「十回向」,他们只能够有的时候是无住,在无住的时候就不能生心;有的时候生心了,但又不能无住。交换,一段时间无住,一段时间生心。只有在登了地,破了无明的菩萨,生心时即无住,无住时即生心。

我们刚刚赞叹了《金刚经》的殊胜,又根据了蕅益大师的《破空论》,这么殊胜,但不是凡夫境界,也不是罗汉境界,也不是事度菩萨境界,也不是三贤菩萨境界,而是登地以上菩萨的境界。那我们赞叹这个经,大家是不是觉得高不可攀呢?

刚才我不是说过吗,在我二十岁的时候,就体会到当你单单纯纯地、老老实实地念这一句「南无阿弥陀佛」的时候,一句之后又是一句,一句之后又是一句,这个时候你心里没有想别的,所以说念佛的人应当万缘放下,什么功名富贵,什么考绩,什么家庭纠纷,这一切都应该放下。你万缘放下了,不就是无所住了吗?可是「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这一念声声不已,一声接一声,相续不断,这不就是「而生其心」吗?你的心没有断灭,所以经典告诉我们:以凡夫的生灭心要入诸法实相,唯有以念佛是最容易。佛的八万四千法门,没有不好的,但以我们现在这种生灭的妄心,就这个心要入诸法实相,那就是以持名,或者我再补充一个持咒,这种方法是最为容易了。所以蕅益大师就说这个念佛「即事持达理持」,你就这么事念,相信有阿弥陀佛,相信有极乐世界,我就这么念,这是事持。不想别的,就这么念,执持名号。从这个事持就达到理持,也就变成了实相念佛。蕅益大师这个大德,它为什么有这样大的功德?就是因为这一句佛号,就暗合道妙。你虽然不懂得《金刚经》,但是在你念的时候,不知不觉中你就合乎「无住生心」的这个无上道妙,妙道,可以说是。

蕅益大师说:「行人信愿持名,全摄佛功德成自功德。」一个人能够信愿持名,就完全把佛的功德全摄成自己的功德,这是最直捷的。所以我们刚才说从《金刚经》谈到《阿弥陀经》,就全摄成自己的功德。我们知道《金刚经》是如此殊胜,但非我们的境界,那我们怎么办呢?这个净土法门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今天我们就以刚才大家所念过的《阿弥陀经》的最后一段,根据《弥陀要解》,向大家汇报一下。

大家刚刚念过了,所以我们刚才说了《金刚经》,现在就谈到《阿弥陀经》,《阿弥陀经》就是小本的《无量寿经》。这样一个漫谈,可能今年还有两次,或者明年接着谈都可以。本来这回就是从《金刚经》谈到《无量寿经》。咱们今天先谈到小本,《阿弥陀经》。最后在《广化寺》,我讲了一个《无量寿经》的开头:还没说法,佛放光 (注三) 大家很多人听了,也觉得很有启发。这儿讲《阿弥陀经》我谈一个收尾。经的收尾也是很多读经的人容易忽略的。

「如我今者,称赞诸佛不可思议功德。」刚才不是说了,六方的佛都在赞叹这部经,这也就是佛在赞叹一切诸佛。「彼诸佛等亦称赞我不可思议功德。」十方的佛都在劝大家要信这个经,同时也在称赞释迦牟尼佛的不可思议功德。「而作是言,」十方的佛是这么说的,说什么呢?说:「释迦牟尼佛能为甚难希有之事。」释迦牟尼佛能够做到非常难得、非常稀有、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能在这个娑婆国土,五浊恶世,这「五浊」是什么呢?就是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中。在这样一个恶世中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在这个世界上示现成佛。「为诸众生,」为这个世界的众生,「说是一切世间难信之法。」说这一切世间都难信的法。大家在赞叹释迦牟尼佛呀。大家为什么做这个赞叹?蕅益大师就把这个事情讲清楚了,所以我就把蕅益大师《要解》中的话来供养大家。

蕅益大师的这个《要解》是九天中写出来的,完全是三昧境界,完全是从大光明藏中自然流出的文句,所以近代的大德印光大师,咱们现代的人推崇他为净土宗的第十三代祖师,印光大师就称赞:「所有的批注之中,以蕅益大师的这本批注最好,而且这一本批注,就是释迦牟尼佛自己来写,也不能超过。」这个话也只有印光大师才敢说,也因为他说这话,我们对于他被称为咱们中国现代三大高僧,深信不疑。确实是可以与谛老、虚老并列。印老,过去我总觉得印老弱一点,这也是我的妄见。现在觉得不是,是可以并列。

《弥陀要解》:诸佛功德智慧。虽皆平等。而施化则有难易。净土成菩提易。浊世难。为净土众生说法易。为浊世众生难。为浊世众生说渐法犹易。说顿法难。为浊世众生说余顿法犹易。说净土横超顿法尤难。为浊世众生。说净土横超顿修顿证妙观。已自不易。说此无藉劬劳修证。但持名号。径登不退。奇特胜妙。超出思议。第一方便。更为难中之难。故十方诸佛。无不推我释迦。偏为勇猛也。

 

蕅益大师这些话说得好。他说:「诸佛功德智慧虽皆平等。」佛佛平等,佛佛道同。「而施化则有难易。」但他所施行的教化就有难有易。实际上佛法没有不好的,佛没有不同的,但是大家要知道,一结合到具体情况,就可以比较了。我给大家举一个例。一本药方的书,里面的药方没有一个不是好的,都是能治病的,收集起来都是经验的总结。但你不能说这里头某一个药方好,除非你有科学试验的果实,随便说是不成的。都是好的,都是经验的总结,但是结合到具体的病人来说,那我就可以说,你只能用这个药方才最对,别的那些药方对你是不对症的。人参是好的,但你正感冒发高烧,而你吃人参?吃了是会死的。这是一样的事情,你那能说那个药好,人参好就什么病都吃人参?这儿有个好大夫在座,是吧,那个砒霜也能治病嘛,它一结合到具体的病就有比较了。 所以一结合到咱们这个世界,结合到我们这个时代的众生,那就可以说,称赞净土法门就正当。

「施化有难有易。」为什么称赞释迦牟尼呢?因为他给这个五浊恶世的众生说这样的法。给浊世众生说一般的法容易,说些渐法也就很难了,但还是比较容易的。你要给众生说顿法,说你不需要三大阿僧祗劫就成佛,像《大乘起信论》就讲三大阿僧祗劫才成佛,那还是个渐法,而《大乘起信论》要信就不容易了,但还是比较容易的。这个五逆、十恶临终十念,就能往生极乐世界。生了极乐世界你就等着成佛,这是顿法;禅宗当下开悟就成佛,这是顿法,但这个就不好说,就难哪,大家信不及。你说要修三大阿僧祗劫才成佛,他说那这个对,我就慢慢修去,这他能接受。你说当下成佛,他就不能接受了。你给咱们这个浊世的众生说其余的顿法,比如禅宗、密宗、天台这个还容易,你给说净土法门,这种横超的法,就不容易说,就难了。你给咱们众生说一般净土的法,这个净土法门有四种念佛:实相念佛、观想念佛、观相念佛、持名念佛。要说前三种大家信起来还比较容易,可是你要给他说单是持名而不需要怎样闭关,不需要多少多少的修证,「但持名号」,只要你念,你就「径登不退」,直捷达到不退转,变成阿鞞跋致了。三不退:位不退、行不退、念不退。不退转直到成佛。「奇特胜妙」,出奇、特殊、殊胜、微妙的。「超出思议」,不是众生的思想、众生的言论所能及的,所能够达到的,就超出去。「是第一方便」,是方便法中的第一方便。「更为难中之难」,这是难中之难。所以十方诸佛都称赞释迦牟尼佛「甚难稀有」,能做这样的事情,给这个娑婆世界、五浊恶世这样的众生,说这样的殊胜之法,说这一切世间难信之法,是难中之难。所以「十方诸佛。无不推我释迦。偏为勇猛也。」没有一位佛不推崇我释迦牟尼是勇猛啊,能做这样殊胜的事情。

【劫浊者。浊法聚会之时。劫浊中。非带业横出之行。必不能度。…………然吾人处劫浊中。决定为时所囿。为苦所偪。】

 

底下就解释这「五浊恶世」。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劫浊」是个总的名词,就是这些浊法都聚会了。见也浊了、烦恼也浊了、众生也浊了、命也浊了,这些浊都会聚了,这样一个时代就叫做劫浊,劫浊是这样一个名称,就是浊法聚会之时。那么在这样一个浊法聚会的时候,你一定被这个时代所限制住了。为苦所逼,有种种的苦来逼迫你,你要受到时代环境的限制。但谁都有这种感觉嘛,古人说:「不如意事常八九,」一个人一辈子不如意的事情常常是八件、九件,「可与人言无二三。」能跟人说一说的没有两三样。苦在自己心里头了。劫浊谁都不例外,所以这种时候要不是带业往生,以这种「横出」的修行,必不能度,这是肯定的!结合这个时代,所以这个药方就出来了。

 佛法都是好的,没有不好的,你要是跑到药师琉璃佛世界,或是跑到什么别的国土,那不一定都能这样。但是在咱们这儿就绝对肯定了,那就是这个法最殊胜。「必不能度。」你看这个很肯定,不是这个法,绝不能度!而且这里头说了个带业「横出」。现在就是很苦,现在就有人在国外反对这个「带业往生」,写了很多著作。这是一个学密教的人,我们也可以说是师兄弟。但是他背叛了我的师父,密宗最要尊师,你要背叛了师父,就没有可说的了。而这么一个人,他忽然间写了一些文章,还有他的杂志,就大肆反对带业往生。有一些人给他作了些文章辩论之后,说是:「带业往生指的是带善业。」其实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带罪业。你这罪业消不了,佛大慈大悲,罪业不消你能往生。这才是佛的大愿,是净土宗的根本,但是有人就是反对,这就是劫浊的特点。  

(注三 :《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 大教缘起第三【尔时世尊,威光赫奕,如融金聚,又如明镜,影畅表裡,现大光明,数千百变。】)

 



第一讲 般若为导 净土为归(3)

 

【见浊者。五利使邪见增盛。谓身见。边见。见取。戒取。及诸邪见。昬昧汨没。故名为浊。见浊中。非不假方便之行。必不能度。…………处见浊中。决定为邪智所缠。邪师所惑。】

「见浊」是什么呢?「见浊」是见惑的前五种,就是身见、边见、见取、戒取、邪见,这五样称为「五利使」。因为它非常之迅速、非常之灵利,比谁动得都快。「见」,说俗话,当然说得不很恰当,就是你的观点、看法。对于这个事你是怎么看,你是怎么看问题的,这属于「见」。每个人有他每个人的「见」,但这个「见」,这个「五利使」,也就是见惑的前五样,是什么呢?

第一个就是「身见」。就把这样一个五蕴假合的血肉之躯,当作是自己了。爱护这个身体,种种想营养它、保护它。女同志的「身见」还多一点,她总觉得这个很美,很留恋它、装饰它。有很多修练的人,又练气功,练这个练那个,想通周天,大周天,任督脉转,这个脉通了,那个脉通了。而且奇异功能使这个身体起了些变化。这些也都属于「身见」。这是「见惑」里头的第一个。「惑」,惑乱,就是迷惑;「浊」是混浊,都是贬义词。

「边见」呢?就是落在边上。一个事情一分为二,二就两边出来了。一个球是没有边,但你刀子一切,就有两边了,就出来边了。所以一个是「空」,一个是「有」,有的人是「空见」;有的人是「有见」。有的人就把一切执为实有,一切都看成是真实的。人民币是真实的,这电器、冰箱也是真实的,明天还要买个彩色电视,临死的时候就是留恋舍不得。这都看成有。有的人就都看成是空的,外道就都看空,本来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就变成断灭,也是「边见」。

再有的人就执断执常,这也是两个边,「断」、「常」两见。「断见」,许多科学家说「人死如灯灭」,什么都没有了。现在国外大量的试验证明了前生,有一篇文章叫《Memory out of time》,里头作了大量的报导,证明了这些人记得他们前生的事情,他那个记忆超乎时间了,所以叫「out of time」,他还记得,举了许多例子。「断」当然不对。有的人就是「常」,有些宗教徒就说「常」。比如耶稣教,说人死了之后,将来要等着耶稣来审判,有罪的人就入地狱了,而且是永远入地狱;善人就升天,而且是永远升天了。这是常见,老是如此,也是错误。这都是边见,不落断就落常。种种的所谓边见,都是在见浊里头,不是这样就是那样,是、非种种的,这都落边,这就不多举了。见浊就是这样一个性质。

那么在见浊中如何呢?蕅益大师说:在见浊中决定被邪智所缠,就被这种邪的智慧把你缠住了。所以现在有很多练气功很什么的人,托着找朋友,说要来跟我谈谈,我说这样的一位也不要给我接见,我说现在他们连外道也不是了,不是老子、庄子的道理,这一些人只能称为养生家、气功师,所以被这邪智所缠。在这种情况之下,有这些身见、边见的人怎么办呢?如果「不假方便之行。必不能度。」他已经被邪智所缠,没有什么智慧了,你没有特殊方便的办法叫他修行,他就不能得度。还要叫他很艰苦很什么,那么去度他,他就没有这个心了,他就做不到了。这是见浊。

【烦恼浊中。非卽凡心是佛心之行。必不能度。…………处烦恼浊中。决定为贪欲所陷。恶业所螫。】

 

「烦恼浊」呢?就是见惑中的后五样:贪、瞋、痴、慢、疑。贪、瞋、痴是三毒,我们都知道,就不用再说了。所谓「息灭贪瞋痴,勤修戒定慧。」用三无漏学去对治咱们的三毒。「慢」就是我慢,这个我慢仅次于贪、瞋、痴。人人自个儿想一想,总觉得自己不错,总觉得自己对,而别人不对。两个人要有点意见,一定错在对方;自己的修行总好像比别人强一点。还有大我慢,就是「未得谓得;未证谓证」这种种的。 「疑」就是怀疑。对什么事都不能信,总要有点怀疑,对于正法的怀疑,那是最不得了。所以「疑根未断,即是罪根」,疑的那个根没有断,就是犯罪的那个根没有断,所以「贪、瞋、痴、慢、疑」就称为「五钝使」,就是我们的「烦恼浊」。

「烦恼浊」就是烦动恼乱。「烦」,烦燥;「动」,乱动,这个人喜欢热闹,安静不下来。「恼」,苦恼;「乱」,心里头很乱。大家种种的心情,实际说起来就在这四个字里头。烦动恼乱,烦燥;心里总不安,老在那动;这很苦恼;心中散乱,所以叫做「浊」,不然怎么叫做「浊」呢?为什么称为「钝使」?因为很痴重,他就老这么样,好像有惯性一样,贪就老叫你贪;瞋就老瞋,转不过来。

那么在这个「烦恼浊」之中是如何呢?蕅益大师说:「处于烦恼浊中,决定为贪欲所陷。」你在烦恼浊中,一定被贪欲像陷阱一样,把你陷进去。各种的贪,贪吃、贪色、贪享受、贪舒服、贪名、贪人家恭敬,种种的贪。「为恶业所螫。」像被蝎子螫了,被黄蜂螫了一样,被这样的恶业螫了,决定有这样一个遭遇。在这种情况之下的众生,要不是「即凡心是佛心之行,必不能度。」这念佛是个什么心?就「即凡心是佛心」,这几句话我们要好好的珍重。把你这个凡心就成为佛的心,不是这样的妙行,「必不能度。」这个「必」字在这儿很肯定。要不是把你的凡心,就你这个凡心,当下成为佛的心,没有这样的妙行,你决定不能得度。所以这也就是十方佛称赞释迦牟尼佛的道理,因为释迦牟尼佛给我们说这样的妙法。

怎么说「即凡心是佛心」?你是心是佛,是心作佛。念这一句名号,阿弥陀佛之能成为佛,出现这句佛号,是万德的一个果实,是万德之所庄严。是万德成了这个名号,所以这个名号之中就包括了万德。所以你念这个名号的时候,这个名号就在你心里头,这个名号也就把「阿弥陀佛」的万德,庄严了你自己的心,所以就全摄佛功德成自功德,大家要注意。阿弥陀佛所有的功德,当你念「阿弥陀佛」的时候,就把阿弥陀佛所有功德摄即成为自己的功德,即你的凡心成佛心。这就是密宗的道理。大家都要学密,「密宗」就是把凡夫的三业,身、口、意都是造业的,叫做三业,叫它顿然同于佛的三密。念佛就是这个法,使你的口业同于佛的意密。你是心是佛,是心作佛,就是庄严你的意密,也就是你的意业同于佛的「意密」,这就是密宗的道理,即这个凡心成为佛心。要不是这样的妙行,不能得度。

【众生浊者。见烦恼。所感麤弊五阴和合。假名众生。色心并皆陋劣。故名为浊。众生浊中。非欣厌之行。必不能度。…………处众生浊中。决定安于臭秽。而不能洞觉。甘于劣弱。而不能奋飞。】 

 

什么是「众生浊」呢?因为又是见浊又是烦恼浊,这样所感成五蕴假合的这么一个身,所以「色」跟「心」都否劣。身色就是这么个样,把这个皮一剥开,这里头人就是一个行动的厕所,这个身体很劣。「心」呢?也就刚才说的见浊、烦恼浊,心也很劣。所以这叫做众生,就是五蕴假合,假名为众生。在「众生浊」呢,你决定是安于臭味而不能洞觉,因为你是「浊」了嘛,所以你就安于这种臭味的环境之中,你不会感觉到。昨天晚上,我还批评我的两个女儿,我老是这么举例,我说:「大家就是粪坑里头的蛆。」现在是新社会新设备不感觉了,从农村来的,在农村劳动过的人都知道,这粪坑里头的蛆,就在这儿忙忙乱乱,争呀,这一块粪好,这一块粪不好,我要丢掉这块粪去奔那块粪;那个蛆不如我,我比它强,就不想我出粪坑!

这个,蕅益大师说了:大家在烦恼浊中,你决定安于臭秽,你不能觉得。你不认识这是粪坑,就在这争,这是一个大富翁的营养充足的粪;这个是个病号的粪,我要从这个粪,换那个粪,甘于劣弱而不能奋起。自己觉得「我总是不行」,很多人就是「我还能去往生啊,我念佛就求一个好死。」这是我自个儿的妹妹,她修了一辈子的佛,这是她的话,她就求一个好死。还有一位居士跟我说:「我念佛就希望我的一个亡者死了,我想(他得好处)。」他当时就不想我们自己的佛性,和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也平等的,我们念佛就是把佛的功德摄成为自己的功德,我们决定可以往生,我们决定可以如阿弥陀佛一样,广度无量无边的众生。他不能担负起。

所以很多人也都很关心佛教,我说你关心佛教,第一件事就是你把自己这个灯点着。你不要去管别人,这个庙怎么样,那个和尚怎么样。你先管你自己,你这个灯先放光。他不能奋飞,净想管别人的事,总觉得。这就是「众生浊」的现象。如果在这种情形之下,没有欣厌之心。因为众生否弱,没有这个雄心壮志,没有广大的愿力,他就安于这个臭秽。你就告诉他要欣厌,这里是苦空无常,要厌离,极乐世界你可以欣羡。而且这个欣厌之中也就包括了「四弘誓愿」,包括了「苦、集、灭、道」四谛,今天时间不多,不多讲了。要没有这种欣厌之心,而且很切合实际,一般人都感觉到,尤其是年岁大的,看看无常就到了。今年发回来我的很多照片,连学生时代的,翻开一看,就唐诗说的:「访旧半为鬼。」访老的朋友,我看这照片,一半都是鬼了。底下就夏老师说的:「看看轮到我。」再轮也要轮到我了。所以这个时候得欣厌,大家众生浊也能懂得这个道理,要要求往生极乐世界。

【命浊者。因果并劣。寿命短促。乃至不满百岁。故名为浊。命浊中。非不费时劫。不劳勤苦之行。必不能度。…………处命浊中。决定为无常所吞。石火电光。措手不及。】

 

再有就是「命浊」了。因为你因很劣,所以果也很劣。感受的寿命就不满百岁。现在到一百岁的人很少很稀有,所以叫做「命浊」。我们最苦的就是这件事情。也发心了,也懂得了什么什么了,但是寿命没有了。很多很多都是错误,不觉悟。也明白了,理解力也强了,种种的也有了决心了,可是身体不顶劲了,老了。释迦牟尼佛:老了之后,修行就如那个吃过了水的甘蔗。所以希望年轻的要趁及早努力,莫待老年方学道。《涅盘经》讲了:老年人修行如挤出了水的甘蔗。造糖厂,把甘蔗挤出了水后,剩下的只是甘蔗渣。你吃那甘蔗渣去了。「命浊」就是如此。

在「命浊」之中,蕅益大师说:「决定为无常所吞。」这很快啊,石火电光般的,像把那个打火石一样打个火,闪电闪个光一样,措手不及。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你只有不花多少时间,修密的人,有时候要十二年闭一次关,一个关接一个关,那就不容易,一般人做不到。现在这不让你费时节,像明真长老,他一天修「十念法」,修「十念法」也可以往生。你早上起来冲着西方念十口气,当然像退休的,没有别的事情的人,你这么念,表示你还是不想念。明真长老是修禅的人,他是禅净双修,用他的「十念法」也可以往生。不是一定要你功课很多,能否往生决定于你信愿的有无,品位决定于你念佛的水平。所以这不需要多少时节、多少勤苦,只有这样的不需要花多少时间,不需要勤苦去修的这样一个法,你才能够得度。因为在命浊中,生命很短。到了现代,事情很多,尤其是我们在家居士,社会上的事、家庭中的事,我们不能不管,这也是我们菩萨道的,菩萨行的一部分。净土宗的好处,就是不废世法而证佛法。世间法所应该做的事,你一样也不要废除,还能证佛法。所以这句话最妙了:「不废世法而证佛法,不离佛法而行世法。」没有离开佛法行世法,你那炒菜,何尝不可以念佛。你那带孙子、拍孙子睡觉,你要念佛的时候,对你孙子有很大的加持,这样你可以一举两得。所以没有这个行不能得度。底下最重要的一句。

【复次。祗此信愿。庄严一声阿弥陀佛。转劫浊。为清净海会。转见浊。为无量光。转烦恼浊。为常寂光。转众生浊。为莲华化生。转命浊。为无量寿。】

 

      「复次。祇此信愿。庄严一声阿弥陀佛。」你有信有愿,以这个信愿的心来庄严你这一句「阿弥陀佛」。所以念佛必定是信愿持名,光持名而无信愿,不能往生,这个要点今天来不及多说了。那么用信愿来庄严你这一声「阿弥陀佛」怎么样呢?不是五浊恶世吗,就转了,「转劫浊为清净海会。」这是劫浊,整个这个时代的一切环境都浊,还可能有核战争,到处闹灾,灾情很普遍,而且恐怖主义份子到处搞爆炸。但是你这一声(「阿弥陀佛」),就把这样一个浊变成了清净海会。当然你往生之后,这个就很好体会,诸上善人聚会一处了,就是清净海会。还不知道,你这一声正念的时候,当下对于你来说,就是清净海会了。

 

「转见浊为无量光。」「见浊」就是污浊,你就变成智慧的相。「无量光」,「光」是照用,是智慧。你这就把「见浊」完全变成「无量光」了。转「烦恼浊」就成了「常寂光」了。刚才不是说「无住生心」吗,你念的时候,什么都不想,就是寂;你这一句佛号清清楚楚,就是照,这不当下就「常寂光」吗?「寂而常照,照而恒寂。」「转众生浊为莲华化生。」现在众生浊这样一个污垢之体,成了莲花化生了。「转命浊为无量寿。」人本来不过百岁,这一句佛号这么庄严之后,你就把「命浊」变成「无量寿」了,就是无量寿佛。

【故一声阿弥陀佛。卽释迦本师。于五浊恶世。所得之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今以此果觉全体。授与浊恶众生。乃诸佛所行境界。唯佛与佛能究尽。非九界自力所能信解也。】

 

「故一声阿弥陀佛。」念一声「阿弥陀佛」,今天我要供养大家的,来报大家给我加持之恩。这一句话非常重要,拿这一句话来报大家的恩。这一声「阿弥陀佛」即是释迦牟尼佛本师,于「五浊恶世」所得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念这一句「阿弥陀佛」是什么呢?就是咱们的本来的导师释迦牟尼佛,在这个世界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他所得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就是这一句「阿弥陀佛」。「今以此果觉全体,」现在把佛所得的这个果实的觉悟,全体「授与浊恶众生。」把这个果实全体的、一点没有留的、一点没有保存的,给给浊恶的众生。 在「五浊恶世」,见浊、烦恼浊,咱们各个都有,我也具足,「浊恶众生」。但是释迦牟尼佛他把他的这个果实,给给我们浊恶众生。这是什么?这是「诸佛所行境界」,这是佛所行的境界,只有佛才能做得到的。所以佛都称赞,称赞释迦牟尼佛甚难希有啊!这种修行,「唯佛与佛能究尽。」只有佛跟佛才能够究尽、彻底,能够行、能够解、能够信、能够说。「非九界自力所能信解也。」,这「一切世间」包括什么?包括九界啊!九界|咱们六道是六界:天、修罗、人、畜生、鬼、地狱,这六界了。阿罗汉、声闻,这是七了。缘觉,是八了。九界呢?菩萨!所以这个九界,就不是说是「一切世间」,大家就以为普通世间上不能知道,不是这意思,一切世间难信之法只指到这儿!包括了阿罗汉,包括了缘觉,包括了菩萨,一直包括到等觉,不是这些个菩萨他们的自力所能够信、所能够解的,当然佛给加被之后你能够信解啊。所以这才说明这真正是一切世间难信之法,唯佛与佛乃能究尽。把佛所多劫修行的一个果实,能够直捷、全体的给给浊恶的众生,这是「唯佛与佛」所行的境界,唯佛与佛乃能究尽。所以十方的佛都称赞,释迦牟尼佛甚为希有啊!

 今天我们就,时间也不少了,就以这个供养大家。